第三中文 > 言情小说 > 帝国掌门人 > 399.打工人和打工魂

399.打工人和打工魂

 热门推荐:
    下午,苏布冬身边的同事们又都开始了为购买哪些基金和股票进行一波分析。

    苏布冬也没闲着,捣鼓起他的电脑来。

    楚行云来这里出差,为他带来了RS系统(红星缩写)的系统安装磁盘。

    公司现在用的都是苹果麦金塔品牌机,但是苏布冬觉得用不顺手,所以开始自己DIY,更改电脑系统。

    磁盘这东西可以说苏布冬并不陌生。他上小学那会,计算机还叫微机,也叫386、486、586,还属于高大上的产物。去上微机课还需要自带塑料袋套在脚上。有的同学的父母还会用缝纫机给他们自制布艺鞋套。

    虽然他上的小学是当时市里最好的小学,但那计算机老师极为稀缺,排课时只安排一名老师照看机房,一上微机课基本上就让他们自己在那里看书捣鼓。

    他们那时候的电脑并未安装win系统,甚至没有鼠标,只有孤零零的DOS系统在那里。

    对,就是那个需要敲命令的dos。

    所以他学会了DIR、COPY、DEL等最基本的命令,为的就是玩。

    那时候的微机课,是可以趁老师不注意玩游戏的。

    班上的男生不知从哪里搞来了DOS版超级玛丽的安装磁盘。

    插进读盘器里,然后输入star或者copy进微机里就可以玩了。

    不过也经常有女同学举报他们这些爱玩游戏的男生,让他们经常在微机教室外罚站。

    现在想想,童年真的是一去不返了。因为那时快乐的日子一去不返了。

    苏布冬觉得自己二世为人,突然变得爱回忆了起来。

    也许这是某种成熟的表现?

    虽然他更愿意称这个为矫情。

    系统盘安装完,机器上出现了迥异于麦金塔系统的欢迎图。一条中国龙冲破云层,身边伴随着层层闪电。

    它望向屏幕前方,一爪子拍暗屏幕。

    战龙!

    战龙的中文LOGO出现在屏幕中心。

    “wele to Red star。”

    苏布冬下意识的想要去动鼠标,才发现这边公司的电脑上并没有配鼠标。

    他去总务那想要领个鼠标,人家却告诉他额外配发东西需要林慕鱼签字。

    拿着申领单,他敲开林慕鱼的门。

    “林总。”林慕鱼的办公室是玻璃窗的,苏布冬做戏做全套,进门开口道。

    林慕鱼正在看着下午的行情,见是他来了,白了苏布冬一眼。

    “桌子上有茶杯。”林慕鱼用下巴点点。

    “我不渴。”苏布冬说道。

    “可是我渴!去给我倒杯咖啡。”林慕鱼发现一支表现还不错的股票,随手记录了下来。

    “老喝咖啡对你皮肤不好。”苏布冬不想伺候林慕鱼,找理由推脱。

    林慕鱼道:“你要认清你现在的位置,在向大家公布你的真实身份前,你要听从我的安排。你要是一个刚进公司的毕业生,敢这么跟公司老总说话吗?”

    “行,我倒。”苏布冬咬牙切齿,小妖精肯定这是故意的:“先把我字给签了。”他把申领单放到林慕鱼面前。

    “你需要一个鼠标?”林慕鱼看到这个申领单乐了:“要这个做什么?你用键盘不行吗?”

    “不习惯。”用键盘也不是不能用,但用鼠标才能更快的发挥RS系统的功能。

    “把咖啡倒来我就签。”两个人斗智斗勇。林慕鱼还不了解苏布冬吗,只要自己的字一签,肯定拿着单子就跑,不带回头的。

    无奈,为了鼠标,苏布冬只好牺牲劳力老老实实去倒了一杯咖啡,在一众男同事艳羡的眼神中给林慕鱼送进了办公室。

    “这才乖。”林慕鱼赏了苏布冬一个媚眼。“签领单给你。”

    “我走了。”

    “晚上一起吃饭吗?”

    “晚上我加班。”

    “为了自家的公司苏总还真是不辞劳苦啊,那我跟朋友去吃饭了啊。”

    “男的女的?”

    “你猜?”

    “不想猜,太伤脑。”苏布冬用最快的速度离开林慕鱼的办公室,林慕鱼面带微笑,没事逗逗苏布冬也挺有趣的。

    她喝了一口情郎倒的咖啡,心情格外阳光。

    他给凯尔打了一个电话:“凯尔,关注一下兴业化工。”

    “好。”凯尔总觉得林总比平时说话温柔了些,难道是他的错觉吗?

    领来鼠标,苏布冬安装了驱动,然后开始使用F-Excel。

    作为战龙推出的红星系统捆绑软件,这个FE表格软件允许用户自定义界面,包括字体、文字属性和单元格样式;可以自动计算数值,在数值改变的情况下,软件自动重算;并且可以创建数据库。

    苏布冬现在需要创建一个数据库。

    volume(成交量),open(开盘价),high(最高价),low(最低价),close(收盘价)

    然后手动导入近一个月来的数据。

    做完这些,已经是下午6点了。

    香江的下班时间平均是6点,所以一些HR、后勤部门的同事已经开始陆续离开公司了。

    但像投资部门会离开的更晚一些,会待到10点-11点。

    他们会对明天的大盘有一个基本的预测。

    苏布冬倒是加班习惯了的,毕竟在战龙都是以公司为家,干到几点上楼一躺就是了,直接在办公室铺床也是经常的事。

    但刚毕业没多久的艾米丽来说却是一种煎熬。

    小姑娘不停的抬头看时间,报表做的也是心不在焉的。

    苏布冬走到她身边,问道:“教你一个报表快的方法。”

    “你不是不会做报表吗?”艾米丽瞪大眼睛。

    “是不会,但是你要做的报表其实是公司利润表。”苏布冬说道。

    他帮艾米丽安装了一下F-Excel。王江捣鼓出来这软件是黑科技,天然适配麦金塔,不过从安装盘里拷出来不是容易的事,所以苏布冬从自己电脑上复制了一份过来。

    “你看,这软件其实用起来很简单。”

    苏布冬输入了营业总收入、总成本、营收收益、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净利润几项,并且又分了四列,进行了编号。

    “这几个大项里面你可以再细分出项目来,并且把之前累计数字和当下的数字分别输入进去,又软件帮你计算就可以了。”

    苏布冬敲击了几个数字进去,并且敲了求和函数,软件立马进行了计算。

    “求和函数是=SUM,其他的还有:利率、期间数、付款、类型等……”苏布冬都仔细的帮艾米丽写在一旁的纸上。

    “所以有了这款软件,你的工作量会减轻很多。”

    “谢谢……可是我不太会用,你能帮我吗?”艾米丽说道。托尼也太高看她的电脑技巧了,而且是这么一款陌生的电脑软件。

    苏布冬一拍额头,有心想帮忙吧,但是又觉得不能让她太依靠别人,形成了依赖心理,于是说道:“这么简单你要还是学不会,还来这里做什么?有什么不会的你可以找我问,但是帮你做这件事我恐怕爱莫能助,我自己也有一大堆事情要做。”

    “哦。”小姑娘眼泪汪汪的开始一点一点的敲电脑。她嘟起嘴,心想这也不是我的活啊,是凯尔硬塞给我的。

    下午的时候,林慕鱼让赵宏臣把公司近期的一些盈利数据给苏布冬送来了,借口是电脑系统维修。现在基本上没有人注意到苏布冬手上拿到的是近一年来公司的所有报表、经营战略、经营意向、决策资料、财务安排、会议记录等。

    苏布冬仔细的翻看着,时不时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写下只有自己才能看懂的加密文字。

    苏布冬近一段时间里,在拍戏间歇其实一直在关注过去一年米国股市的数据。他发现86年7月1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创下新的历史新高:1903.54点,这是当年年初以来第四次创下历史新高。

    一周后的7月7日,道琼斯指数在一天内下跌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的点数。

    86年,米国股市正在经历某种波动,比如在3月21日,道琼斯下跌35.68点,跌幅近2%,大部分下跌发生在交易的最后几分钟,而那天的下跌是市场历史上第四次最糟糕的下跌。

    似乎股市早已经远离了理性的控制。

    许多财经专家通过媒体发声,他们认为股市的大跌和大涨是因为衍生品与股市波动有某种内在的联系,而这种现象并不能被认为是异常的。

    这些财经专家往往受雇于华尔街,是其中某一家或几家公司的顾问。

    但是他们同时也提醒道:“一些交易动作在过去通常需要10天才能完成,现在只花了10分钟。你无法理解,人们把股票当成商品来交易。”

    而这种股市并无异常的论断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华尔街根本没有发现这里面的某种惊人却又容易被忽视的规律。

    所以苏布冬说:“是华尔街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