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 > 言情小说 > 农女彪悍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进宫

第二百七十三章 进宫

 热门推荐:
    北辰昭肩扛着麻袋,怀里还揣着些精巧玩意儿,几窜几跳跟着王苗苗就出了安平王府。

    “走,咱们赶紧进宫,母后肯定等得急了。”北辰昭脚步雀跃,径直往皇宫方向走去。

    “你……还把东西扛去?”王苗苗指着那一大麻布口袋,表示你认真的?

    北辰昭往上提了提,心情甚好:“当然了,放镇国候府可没有放皇宫安全,我跟你说,我娘寝殿里,有一个密室,放那里面,谁也找不到!”

    王苗苗:“……”

    这还说什么,走呗!

    北辰昭脚步飞快,离宫墙不远的隐蔽角落才停下,眼神灼灼看着王苗苗,意思不言而喻。

    王苗苗淡淡瞅了他眼,才看向宫墙,那上面隔十步就是一个士兵站岗。

    墙角下也有不时巡逻走过的士兵。

    “你们这巡逻时间怎么安排的?”王苗苗问北辰昭。

    “白日两班,晚上三班,这会儿快要到子时,会换一波人,下一波换人会在丑末。”

    “有没有时间空隙?”

    北辰昭兴奋的神情焉了下来,摇头道:“没有,这些年刺杀的次数太多,我表哥给整改了制度。”

    “表哥?”哪号人物?镇国候府怎么没见到这号人物。

    而且,能整改皇宫禁卫军制度的人物,想来地位也不低,还是表哥,直接让他带他们进去不就行了?来这儿翻墙?脑子瓦特了吗?

    这么一想王苗苗就有点不想干了,麻烦!

    这一天天的,图个啥呀?

    北辰昭跟王苗苗相处时日长,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可别打那主意,别忘了咱们现在还不能暴露在人前,让我哥带,第二天就有人去查我们全家了!”

    王苗苗眉头狠狠皱了一下,烦躁。

    “就没暗门什么的?”她又问。

    看那些士兵尽忠职守的样,想要悄无声息的过去,难!

    北辰昭撇嘴:“要是有那东西,我还在指望你干啥。”

    王苗苗抬起脚,往毫无防备的北辰昭脚上踩去。

    而那因为痛而反射性张大想要痛呼的嘴巴,则被她用一个香梨堵住,脚下狠狠碾了两下。

    北辰昭:“……”狠,好狠!

    十指连心,脚趾也是指,痛得他眼泪瞬间盈满眼眶,要落不掉。

    小愿都没眼看。

    宿主跟这具原身越相融,情绪也越多了起来。

    以前跟个冰块一样,怎么都融不化,现在倒是有了几分姑娘家的“娇俏”。

    就是,跟寻常姑娘家的娇俏大相径庭,罢了……

    北辰昭拖着伤脚,憋屈的啃着香梨,跟着王苗苗在宫墙外围转。

    “打道回府算了。”北辰昭看她半天没找到突破口进去,有些泄气。

    同时也有些自豪,任凭你王苗苗武功再高,还不是进不去皇宫,这下自己可有嘲笑她的资本了,哈哈哈~

    王苗苗没理他,快要子时,也就是说快换班了,这时候也将会是士兵们警惕心最松的时候。

    若是在这会儿抓不住机会,那*就得再等一两个时辰。

    可谓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让王苗苗发现了两个打瞌睡的士兵。

    来不及多说,抓住北辰昭衣服,提气点地,在宫墙上借力两脚,避过火光照明之处,翻墙而过。

    士兵只迷糊感觉到有一阵风略过,勉力睁开眼睛四下张望,却是什么也没发现。

    已落至宫墙内侧的两人靠墙而立,细听宫墙上动静,见没人发现他们,才松了口气。

    “现在往哪个方向?”

    北辰昭指了指西面:“那边。我母后寝宫。”

    “走!”

    北辰昭却是拉住她:“等等!”

    “干嘛?”

    “咱们先说好啊,在皇宫内你可不能动手,更不能……”北辰昭拿手在脖子上比划。

    王苗苗回了他个白眼,她又不是闲的,略过他往西面潜伏而去。

    相比宫墙上,宫内的守卫倒是松散得很。

    快要靠近太后寝宫时,王苗苗突地把目光放在了不远处的高树上。

    是暗卫。

    暂时还未发现他们。

    王苗苗思衬着,这些人怎么着也算得上是自己人,不宜动手。

    回头瞄了眼还没发觉的北辰昭,计上心来。

    上手就要扒拉他脸上的人皮面具下来。

    北辰昭慌忙躲避,压低声音叫道:“你干什么?”

    这声音,成功让那树上的暗卫注意到,当即眉毛倒竖,拔剑就朝他们这儿砍来,周围稍微离得远些的暗卫也被惊动,利剑均已出鞘。

    北辰昭察觉到,惊鄂住,王苗苗趁着这机会,一举扒下他脸上那张皮。

    就不见光的那张脸暴露出来,终始光线微弱,也足够暗卫看清来人是谁,连忙收住剑势。

    然而,第一个拔剑砍来的暗卫力道已出,想要收住已是来不及,露在面巾外面的眼睛因为惊惧和懊悔睁得老大,恨不得立马以死谢罪。

    这剑自然是落不到北辰昭身上。

    王苗苗一个抬腿踢到暗卫手上,力道之大,让暗卫根本拿不住剑,那利剑脱手,画圆着高飞,又画圆着落下,在入手,已经到了王苗苗手上。

    暗卫暗暗长出一口气,还好,还好!

    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再咚的一声以头抢地,请罪道:“属下罪该万死,请皇上降罪。”

    没伤一分一毫,降啥罪?

    北辰昭挥手:“起来吧起来吧,别挡着我路。”

    暗卫们诧异,但也赶忙把路让开。

    北辰昭扛着麻袋,鬼鬼祟祟的左瞟右看,看没有宫人在,颠颠儿的就往太后寝宫寿宁宫跑,麻袋中的物什也因为他这动作,发出轻微的叮铃磕碰声。

    这非同寻常的马蚤操作,把暗卫们看得一愣一愣的,面面相觑,这真的是皇上?

    为什么怎么看都像是假的?

    王苗苗见惯不怪,拿着剑挽了两个剑花,觉得还没自己那把匕首好用,便扔还给了刚才那个暗卫,跟着北辰昭进了寿宁宫。

    暗卫们互相对望了眼,也赶紧跟上。

    寿宁宫与,想象中的不同,没有珠光宝气,也没有香薰弥漫。

    除了看着就不菲的家具,和轻纱帷幔外,就……光秃秃一片?

    自己进错房间了?王苗苗忍不住升起这么个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