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 > 言情小说 > 奇异人生之快穿之旅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聊十块钱的吧!

第二百三十八章 聊十块钱的吧!

 热门推荐:
    尚静考了一个金融中专,她妈妈特别想让她到银行工作,认为姑娘家稳稳当当坐办公室是最好的安排。

    所以当沈梦昔去尚家找尚静的时候,尚婶拉着沈梦昔的手,十分惋惜地说:“你这孩子,咋这么虎,那公安的工作,除了一身警服看着好看,哪是小姑娘干的工作啊?天天跟坏人打交道!你呀,毕业了还是让你爸好好给你张罗一下,在办公室上班吧,可别进什么刑警队什么技术科的!”

    沈梦昔笑着应是。

    尚婶又高兴地跟沈梦昔说:“你大林哥处对象了!”

    “是吗,那尚婶终于放心了吧!”

    “可不是!你大林哥可有老猪腰子了,非得他自己愿意,要不谁也说不动他!”尚婶摸摸沈梦昔的手,惋惜地说:“是他们局长夫人给介绍的!唉,其实啊,俺家大林子挺稀罕你的,你太小,你家门庭又太高了,俺家高攀不起。”

    尚静过来打断母亲,“妈!你瞎说啥呢!”

    “怎么就是瞎说呢!”尚婶不高兴。

    尚静拉着沈梦昔,“走,跟我去逛街,我要买件毛衣。”

    出了门,又说:“别介意,我妈就爱唠叨,她啊,喜欢谁,就像让谁当她儿媳妇!”

    沈梦昔不介意,也笑:“我妈也这样,理解。”

    “对了,韩兵哥也处对象了,是哈市的,年前带回来了,韩婶激动哭了,见谁跟谁显摆。”

    韩兵和齐保健同岁,已经三十多岁,还没结婚,这在嘉阳实在是不多见的。街坊邻居见面都爱关心一句,“兵子有对象没?”韩婶为此都不大敢出门了。

    “你哥再不找,尚婶也该不敢出门了吧。”

    “差不多吧,我哥都二十七了,他们同学的孩子都管他叫大大了,我妈急得不行,天天催我哥结婚生孩子。”尚静笑,“我就跟我妈说,‘你急什么啊,你自己有儿子就行呗,还管别人干嘛。’我妈不乐意,说我没心没肺。”

    “唉,做父母的能想通这一点,至少要过二十年啊!”

    “一百年他们也是爱操心!”尚静嘀咕道,犹豫了一下,又说:“叶海生要毕业了,他爸给他找关系,去了深圳了。”

    “那么远啊!”

    “是啊,那么远。”尚静慢慢地说。

    高中的同学大半都出去上学了,有考上大学大专的,也有读自费的。出去见了市面,大多都有些变化,更成熟世故了一些,但同学们聚在一起,依然像往常一样自在,心无芥蒂。

    学生时代的朋友,以及战友,大概是人生里最牢固的人际关系了。沈梦昔很享受和他们一起的时光。

    自从上了大二起,梁浩东来公大的次数就减少了。

    他是学电子工程的,大二专业课多了起来,加上还有乐队,歌曲创作,忙得抽不出时间,只是偶尔打个电话到宿舍,不着边际地聊几句。

    对于沈梦昔假期不在哈市,他很是抱怨。常常打她的手机,“聊十块钱的吧!”

    因为手机是双向收费,他还常常往她的号码里存话费,让沈梦昔哭笑不得。

    聊天内容透露出,他的理想是去麻省理工攻读硕士博士,并抱怨沈梦昔学的专业不好,出国都不方便。

    沈梦昔只笑着说:“美国英国都无所谓,师夷长技以制夷。你记得学成后,要回国效力就行!”

    “我当然回国!难不成还在异国他乡落脚不成?”

    “呵,你牢牢记着就是!”

    ******

    学生时代,是人生最好的时光。

    学校的环境不似社会那般复杂,虽无收入,但也没人会嫌你累赘。成绩好的,还能拿到可观的奖学金。人们对大学生还有着由衷的敬畏感。

    好时光总是最快溜走。

    一转眼,四年学业结束。

    此时大部分大专院校都实行招生并轨,连师范专业也开始收费,并且,不再包分配。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但公安大学的毕业生是不愁出路的,学员们回到各自的省份,都是抢手货。

    何敬瑜问沈梦昔是否想留在北京,沈梦昔摇头,她要回哈市。

    大四起,她就确定了专业方向,主攻文检。毕业论文是关于声像资料、声纹鉴定方面的内容,梁浩东精通电脑,在这方面给了沈梦昔很大帮助,他去了美国后,竟然也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

    毕业后,沈梦昔在省公安厅技术处工作,她对警衔高低和职务大小毫无兴趣,一心只做本职工作,有齐有恒做保护伞,的确很自在,她常常感到庆幸。

    有时会支援下面县市局的工作,出差下乡。一次,到宾县出差,遇到比她早一年毕业的张雷,他正在技术科工作,领导知道他们是校友,就让张雷接待沈梦昔。

    张雷非常高兴,像个高中生一样,工作之余,还请她吃饭。

    但读书还算有酒量的张雷,喝了一瓶啤酒就醉了,捶着胸口,“齐宝珠,我心里堵得慌!”

    “张哥你醉了,别再喝了,我们回去吧。”

    “我没醉,我心里特别清明!特别特别清明!”张雷咬了一下牙,“你一定不知道,终身遗憾的感觉。我知道!我有遗憾,一辈子都无法弥补的遗憾!”

    沈梦昔笑,“我知道,我也有过。”

    “你也有?”

    “当然。只不过我不纠结于此罢了。”

    “我做不到!都要世界末日了!我还犹豫什么?”张雷给沈梦昔倒满啤酒,又给自己倒上,把最后一点点又倒给沈梦昔,“福根儿,给你!”

    “你还相信世界末日的说法啊!”沈梦昔笑。

    “怎么不信,全世界都在议论,都说1999年12月31日,是世界末日!齐宝珠,你那么聪明!你什么都明白,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意!”借着酒劲,张雷吐露了心声。“我今天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而已,而已!我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你看不上我!你肯定看不上我!但是我不想到老到死还留着这个遗憾,我都没有对我心爱的姑娘说过我爱你!”

    张雷的眼睛泛上了泪花,沈梦昔微微有些尴尬,她只能微笑地看着张雷。

    “你别笑师哥啊!”张雷拿自己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沈梦昔的,一口干了啤酒。“大学四年,我就喜欢过你一个人。当王姐告诉我,我们条件悬殊,让我不要痴心妄想的时候,你知道我心里多难受吗?我,当年也是我们宾县出类拔萃的尖子生啊,多少女生都暗暗喜欢我!我都不理她们!现在,我喜欢一个师妹,却被人告知痴心妄想!哈哈,痴心妄想!你知道我心里多难受吗?”

    张雷翻来覆去地唠叨着,大概是心中的不平和遗憾多过所谓的喜欢吧。

    沈梦昔拿起电话,给张雷的同事打了电话,让他们来接他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