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府后花园还如往常一样,几盏灯笼映着月色,看起来十分静谧,只是景色的温度也抵挡不住刺骨的寒风,虽然不及寒冬腊月那般凛冽,但一般人在此也会感觉到寒冷,待的时间久了着实受不了。更不用说是林战,林战本就感上了风寒,虽然他总是痊愈很快,但这也才不到一天的时间,此时站在后花园的林战感觉比前一夜凉意更加的浓重,并且自己现在还没有脱掉衣服。

    林战站在后花园双手不停的搓着胳膊,片刻后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感觉适应了一些,然后坐在了前夜自己坐过的石头上,咬着牙对自己说。

    “干就完了。”

    哗~林战将衣服伴着寒风斜着抛出,顺着寒风的轨迹划出一道弧线落在了草地上,随即双手放在腿上,做着和尚诵经的动作,只不过这次没有闭上双眼,他觉得自己应该去看,去认真的看,如果寒风可以像实物一样打在自己身上,那么自己一定也可以看到它。

    寅时的冷空气像是故意针对林战一样,衣服刚一脱,风声也跟着大了起来,不停的在林战身边来回窜,随即像发了疯的公牛一样冲撞在林战身上。冷~刺骨的冷,林战只是觉得冷,因为冷全身都跟着不自觉的在发力,瘦弱的胳膊也鼓出了一小块肌肉。

    “你今天不可能打倒我。”林战咬着牙对周围的空气喊道,似乎是被寒风压抑到了极点,但用尽了全部的气力。然而刚喊完,林战神奇的感觉到自己全身好像放松下来了一样,身躯也不再抖动,胳膊也看起来耷拉了一点,泄了力,而更重要的是,林战感觉没那么冷了。

    ‘风是什么?’像在探索‘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生存还是毁灭’一样的问题,林战不知为什么心里产生了这个疑问,随后他感觉到自己的瞳孔在收缩,收缩,不停的收缩,死死的盯着眼前,极力的去聚焦,想看到风的样子,但怎么也看不到。

    突然间,林战不知哪里来的指令一样,眼睛在不受自己控制的情况下闭了起来,随后,一出静谧的场景出现了。张府的后花园变成了无尽的白色,白的亮眼,身边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身下的石头带着灰色显得非常的突兀,林战在这里感觉不到寒冷,反而很温暖,他伸出一只脚试着去往下够,没探出去多少就已经感觉踩到了地面,仿佛自己置身在空中一样,向下看去仍然是深不见底的白色,不对,还有自己的影子,像一面镜子一样。

    “这是哪里?”林战发出了疑问,但显然不会有人回答他。

    这时,呼~的声音传来,林战转头看过去,那是什么?是一团白雾,带着极高的速度在静谧的白色中划出一道轨迹,速度很快。林战努力想看清它的样子,看清它的每一个细节,但是白雾好像知道被盯着一样,故意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直到林战的眼睛也跟不上它的速度。

    “这难道,就是风灵吗?”林战心里有了一丝开心,嘴角也不禁咧了起来,随后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拔腿就跑,像是在追那团白雾一样,又好像在引诱白雾追自己。林战用尽了全力奔跑,越跑越快,越跑越快,但他感觉自己因为奔跑好像不是越来越累,而是跑的越来越有力气。慢慢的,林站看到自己身边聚集起了白雾,不知从哪里来,跟着自己的身体同行着,林战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大吼了一声,想要跑的更快。

    “啊~”午夜张府的安静被林战的叫声打破了。

    “怎么了怎么了?”巡夜的管家听到了叫声赶忙跑了过来,只见林战坐在石头上赤着上身,气喘吁吁,像是刚跑了几千米一样,眼睛盯着草地,直到巡夜的管家走到身边他在发现。

    “林少爷您这是?”管家疑惑的问道,带着异样的神情,仿佛自己眼前是一个精神病一样。而林战抬起头看着管家,也不说话,只是喘着气,咧着嘴笑,过了半晌,拍着管家的肩膀说:“晚上没事来后花园跑了几圈,锻炼锻炼。”

    “锻炼?”巡夜的管家以为自己听错了,问道“不冷吗?”

    林战听到管家问自己冷不冷,咧着的嘴角张的更大了,说道:“感觉也没那么冷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是风让你觉得冷,而现在,你就是风。”承天的声音从后花园的一处黑暗中传了出来。

    “承天老师。”林战对承天的称呼在不自觉间也发生了变化。

    承天的身影慢慢的从黑暗中映了出来,先是一袭白衣,然后是清俊的脸庞,以及脸上那一道显眼的疤痕。

    承天径直走到了林战旁边说道:“先把衣服穿上吧,即使你感灵成功了,也是会得病的。”

    “感灵成功?”林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但刚才从白色空间出来的时候只是感觉到很爽,感觉自己周围的风都变慢了,每次经过身边都像要停留一下一样,冷空气也像能触摸的到一样,但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感灵成功了。

    “对,你感灵成功了,你看到的风,空气,都是只有你能看到的样子,那是你灵体对这些事物的感受,也就是你感受到的风灵。”承天边说边从地上捡起了林战的衣服披在了他的身上。

    “耶!”林战不顾已经深更半夜,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大喊了一声。

    “有什么好高兴的,你还差得远,这才只是个开始而已。”冷漠的声音从后花园的入口处传来,寻声看去,张少阳披着一件大衣站在月色下,深邃的眼眸满是不屑。

    “你别嚣张,小爷我总有一天会超过你。”林战丝毫不会被张少阳打击到。

    “超不超过不说,你再三更半夜鬼哭狼嚎吵到我睡觉,我就把你变成石块上的字。”张少阳说完便转身回房了。

    林战狠狠的对着后花园的入口比了一个中指。

    巡夜的管家看承天出来后就已经走了,后花园只剩下承天和林战二人,此时林战已经不再喘了,凉意突然又袭了上来,冻的自己直打哆嗦,林战不解,明明自己已经感灵成功了,为什么还会感觉冷呢?忙问道:“承天老师,你不是说我变成风的一部分了吗?为什么我还是觉得冷呢?”

    承天走到另一个石头上坐下说道:“不冷的只是你的灵体而已,那代替不了你所有的感官,冷当然还会冷,但不会打倒你,刚才你觉得不冷只是因为感灵的过程中身体产生了很多的热量,风这么凉,当然会冷。

    “那为什么昨天晚上我看你就不冷呢?”

    “很简单,因为,我就身体好。”承天认真的说道。

    林战的脸上顿时出现了几条看不见的黑线,这是什么回答。随即一想说的也是,自己应该多锻炼锻炼身体,多吃饭,毕竟身体好才是一切的基础。

    林战正想着,承天突然起身就要走,林战赶忙叫住:“承天老师你干什么去,我都感灵成功了,你不应该教我融会贯通了吗?”林战对于灵力十分的饥渴,恨不得马上就可以拥有。

    承天回头说道:“不用急,你刚感灵成功,已经很快了,现在专心致志养好身体,有空的时候多想想你感受到的风灵,身体好了我就会教你了。对了,你该去好好睡觉了,不能作息永远都是这样不规律,对身体不好。”说完便转身向外走去。

    林战一听这话,知道今天想学融汇贯通应该是不可能了,也不再说什么,随后像突然想到什么东西,大声问道:“你刚才是一直在那里吗?”林战看了看承天走出的黑影处,心想难道自己刚到后花园承天就在那里。

    承天顿了一下,没回头说什么,又接着向外走去。

    “装神弄鬼。”林战轻声的吐槽了一句,随后穿好衣服。“还真是挺冷的。”小声嘀咕了一句,赶忙向外跑去。跑到卧房,林战抑制不住兴奋,想对旁人分享,结果进去一看两个小管家睡的跟死猪一样,默默的叹了口气,躺在了床上,原本生病的人应该入睡很困难,但林战感灵费了很大的精力,刚躺下没一会儿困意就袭了上来,很快便睡着了,而且睡的很踏实。

    ……

    “战哥战哥,你真的感灵成功了啊?!”隔天上午,大胖追在林战身后不停的问道,而林战得意洋洋的在前面走着,两人从张府拿了几小块玉石在市集上换了钱准备拿去大胖家里给大胖母亲。

    “那当然,感灵嘛,轻轻松松。”林战边说边做着‘小意思’的动作,脸上止不住的笑,似乎连感上风寒都忘了,也可能是已经痊愈了。

    “哇,我听崔管家说张少阳几个时辰感灵成功,那你这也很快啊,才一天多的时间。难不成战哥你也是个灵童!”大胖说着像发现了宝藏一样指着林战。

    林战一听大胖说自己灵童,笑的更止不住了,嘚瑟道:“你才发现啊,小爷我要是肯用心,比张少阳那小子不知道强多少倍。”大胖也跟着林战一起笑。随口两人闲谈起来,大胖说道:“战哥,那承天不是说有的人感灵一辈子都可能成功不了吗?我看你和张少阳这样子,感灵也不难嘛,他是不是故弄玄虚呢,要不改天我也去试试,说不定几个时辰就成功了呢?”

    林战一听大胖说的好像挺有道理,难道真的很简单?随后便把大胖拉到了一处小树林开始扒大胖的衣服。

    一看林战要扒自己衣服,大胖顿时慌了,开始反抗起来,“战哥你干嘛?我可是个男的,你难不成是个那啥?你就算想那啥我也等我成年了啊。”大胖边拉扯边指着林战做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

    啪~林战一巴掌拍在了大胖头上,“难不成个鬼,我想让你试试感灵,看会不会成功,这小树林小风刮的也不错,还没有人,就这儿了,快脱了。”

    大胖一听林战让自己感灵,虽然对感灵没有很期待,但还是有一点兴趣的,便照着林战说的做。

    “你脱裤子干嘛?”

    “不是要脱衣服吗?”

    “只脱上边的就行了,露出上身。”

    “哦~。”

    大胖脱掉衣服坐在地上,肚子上的肥肉堆在一起,手都没地方放,林战看着不禁眉头紧锁,抱怨道,“你平时就不能减减肥吗?都胖成什么样了,以后还了得。”

    “这不重要,然后呢?”大胖开始兴趣逐渐高涨了起来,追问道。

    “闭上眼睛,去感受你身边的一切,自然的一切,风,空气,阳光。”林战边说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仿佛在感灵的是自己,然而林战的的确确在这样的情形下感受到了一些,仿佛周边的一切在向自己聚集。说完林战就睁开眼睛看着大胖。没一会儿,大胖的表情逐渐出现了变化,开始变的眉头紧锁,脸上的肉也抖动起来,浑身轻微的左摇右晃。

    “对!就是这种感觉,大胖你也是个灵童啊!专注的想,感受它,用力去感受,你感受到了什么!?”林战看着大胖迫不及待的问。

    这时大胖睁开了双眼,一脸愁容的看着林战说道:“战哥,我想拉屎,我只感觉到肚子里有东西在翻滚,别的啥也没有。”

    “滚滚滚,赶紧去!”林战叹着气骂道,心想也许承天说的是对的。那这么说自己还挺有灵性的,想着想着又开心了起来,看着明媚的阳光感叹岁月静好,左右张望起来,突然间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黑衣人,戴着斗笠,透过斗笠的纱林战能感觉到他在看自己,不过林战不能确定。

    ‘我在哪儿见过你?’林战心想。

    黑衣人发现了林战在看自己,转身向后走去,林战见状,想要追上去看看那是谁。

    “你是谁?别走!”林战对着黑衣人大喊,边喊边向其追去。黑衣人也跟着跑了起来,好像故意不让林战追到自己。

    “战哥你去哪儿?”大胖远远听到林战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赶忙提起裤子从草丛里钻出来,刚出来就看到林战从身边跑过去,忙也跟着跑了起来,边跑边问道。不过林战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的追着,很快大胖就看不到林战的影子了。

    不知追了多久,林战实在追不动了,便双手撑着膝盖休息,大口喘着粗气,突然间感觉身后好像有人,借着阳光,林战可以看到对方的影子,带着斗笠,身躯看起来有些瘦弱,林战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缓缓的转头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