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战转过头,一个黑衣人赫然站在自己身后,带着斗笠,看样子刚收回手。

    “是你救了我吗?”林战呆滞的问道。面前站着的人林战见过,十年前的地震时见过,前些日子在贫民营旁边的树林也见过,他到底时谁?为什么要救自己?

    “山炮,醒醒!”这时二虎的声音打断了林战的思绪,林战回头看到二虎正半蹲在地上拍打着山炮的脸,但怎么用力也打不醒,林战心想难不成是死了?

    “他只是晕过去了,抬着他走吧。”黑衣人语气淡淡的说道,林战这时才惊讶的发现,这是一个女声!看二虎的样子,应该也很惊讶。

    二虎摸了摸山炮的脉搏,发现人还活着,于是站起身恶狠狠的看着黑衣女子,说道:“打了我兄弟,这就想算了?你就算是女人,老子也不会对你客气。”说着便一个健步冲了上来,一发轰拳从林战的头顶打了过去,林战一点也没胆怯,反而是死死盯着上方。

    砰~二虎的拳像是打在了铜墙铁壁上一样停住了,不,是黑衣女子生生接住了这一拳,看二虎的表情,似乎有些疼痛,不过二虎倒也是练家子,没有一点的反应时间,另一只手瞬间发力,朝着黑衣女子的脸轰了过去,黑衣女子轻轻一躲便闪开了,二虎则是再次发力让自己退了回去。

    二虎喘着粗气,右手出现了红肿,仿佛刚才真的是砸在了一块铁板上。

    “你是什么人?灵溪镇没你这号人。”二虎问道。

    黑衣女子看了看林战肿着的手指,缓缓走到林战的面前,挡在他的面前伸出了右手对着二虎说道:“我不动,再上来,你死,不然,就带着你兄弟走。”

    旁边的小土匪早已被黑衣人的实力吓的不知所措,忙跑到二虎耳边轻声说:“二哥,先走吧,不是对手。”

    二虎看的出来黑衣人这是在担心林战的伤势,但自己的确没有拖延和对抗的资本,犹豫了几秒后恶狠狠的看了林战和黑衣人一眼,扛起山炮便向树林里跑去了。

    “你认识草药吗?”二虎走后,黑衣人对着还趴在地上的大胖淡淡的说道。

    “我?认识一些。”大胖被黑衣人突然问道,明显愣了一下。

    “去找些艾叶回来。”

    “好,好的。“”大胖迅速的起身也钻进了林子里。随后黑衣人走到林战的身边,蹲在面前伸手去抓林战的右手。

    林战本身是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但当黑衣人抓自己手的时候,林战竟一点闪躲都没有,内心里对黑衣人很放心,也许是因为被对方救了的缘故。

    “你要做什么?”林战看着黑衣人斗笠上的纱问道,想看清对方的样子,但怎么用力也看不穿,不禁疑惑,心想她带着这么厚的纱是怎么接住二虎那一拳的。

    “帮你疗伤。”黑衣人语气还是一样的平淡,随后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林战肿起的手指上,林战顿时感觉自己的手指似乎有灵气在聚集,肿起的手指感觉到一股不一样的暖流,在关节处流动,疼痛似乎也轻了许多。

    “你是谁呀?”林战问道。

    黑衣人放下林战的手,抬头看着他说道:“你最近在修炼灵力吗?”

    “嗯?对。”林战没想到黑衣人会问道自己这个问题。

    “是风灵吧。”

    “对。”

    “为什么想修灵?”

    “为了变强,不被别人欺负。”林战认真的答道。

    “当个普通的老百姓不好吗?”

    林战被黑衣人这个问题问的有点不知所措,自己还真没仔细想过,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就是想变强。”

    黑衣人干脆也坐在了地上,似乎在微笑着说道:“修灵也许对你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想清楚为什么要去变强,只有这个问题想明白了,你所有的修炼才有意义,你也才会真的变强大。”

    林战被黑衣人一番话说的有些懵,自己还悟不到这些问题的答案,而且这些问题一般也没有人会问自己,似乎更像是长辈或者师傅会说的问题,而且,现如今提给自己的还是一个女人,听声音也就三十岁出头的样子。林战不喜欢上文化课,也不喜欢说教,但听着黑衣女子的声音,感觉很舒服,好像以前听过一样的熟悉。

    “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要救我,还要告诉我这些,我以前见过你。”林战不等黑衣人再说话,直接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紧紧盯着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看着林战迫切的样子,刚想张口说些什么,大胖的声音打断了她。

    “找到了找到了,我的天呀,乌漆嘛黑的,也太难找了。”大胖气喘吁吁的跑到林战和黑衣女子的面前把草药往黑衣女子面前一放,坐在地上喘了起来。

    林战没管大胖,仍旧看着黑衣女子,等待着对方的答案。

    黑衣女子拿起草药,用手在草药上放了几秒钟后拿进了自己斗笠的纱里,放进嘴中嚼了嚼,然后从身上扯下了一块黑布,给林战包扎手指,边包扎边说道:“只是一个居住在灵溪镇附近的江湖人罢了,碰巧被你见到过几次。”

    “上次在树林里为什么把我打晕?”林战追问道。

    “真的是你把战哥打晕的?”一旁的大胖也问道,上次还以为是林战得了妄想症,现在才知道原来是真的有这个人,也对黑衣人产生了好奇。

    “我看你在追我,以为你是坏人。”黑衣人答道。

    噗~大胖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说道:“姐姐,你也太逗了,就你刚才收拾土匪那两下,一百个战哥也不是你的对手呀,你这理由也太扯了。”回头一看发现林战正恶狠狠的看着自己,赶忙闭了嘴。

    “包好了,回去好好休息,记住,想释放灵力不是靠蛮力。”随后便转身准备走。

    林战一看黑衣人要走,赶忙问道:“你不告诉我你是谁,也总得告诉我在哪儿可以找到你吧。”

    黑衣人停顿了几秒后回头说道:“我喜欢清静,不用找我,也不要让别人知道我的存在,既然我们见过几次,这么有缘,那一定还会再见的。”走了两步之后又回头说道:“那些土匪虽然走了,但说不定还会回来,你们赶快下山吧。”随后便消失在黑夜里。

    大胖看林战正看着黑衣人消失的地方愣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说道:“战哥,那姐姐说不定真是个隐士呢,别想了,我们还是先下山吧,这里怪阴森的。”

    林战回过神,心想算了,不是坏人就行了,便起身说道:“走吧。”

    两人一路向山下走去。

    ……

    隔天上午,林战刚起床出了卧房,便看到张青山带着承天和张少阳准备出门,看样子是要去刘德彪府上,一想起昨夜在南山上碰到的土匪说要来报复,赶忙上前叫道:“张老爷。”

    “嗯?林战,怎么了?”张青山疑惑的问道。

    “南上上的土匪,最近可能会来报复。”林战看着张青山三人说道。

    张青山笑了一声说道:“我知道,这不就准备去刘德彪府上解决这件事情么,只要摆平了刘德彪,应该就不会有事了,不用怕,小子,好好在府上住着,保证你安全。”张青山还挺喜欢林战这孩子的。

    林战看张青山这么说,也没再说什么,准备去吃些早饭,刚扭头,张青山心想‘林战来这么些日子,也不怎么出去,不如今天带着他一起,让镇上的百姓都看看自己和孤儿少年同行,也能弥补弥补前几日的风波影响的声誉,’想着便叫住了林战:“看你这么关心府上的安危,不如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好的。”林战应道。

    一行人一路穿过集市,没一会儿便来到了刘府门口。

    咚咚咚!崔管家上前敲门,过了一会儿大门打开,同是管家模样的人走出大门。

    “禀告你们老爷,镇长来了,赶快出门迎接。”崔管家颐指气使的说道。

    刘府那管家一看真是镇长,赶忙跑回府内禀报,没一会儿便走了出来,脸色十分难看。

    “人呢?”崔管家问道。

    刘府那管家凑到崔管家耳边说道:“崔管家,我们老爷他,他正在洗澡,说是让你们自行进府。”崔管家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心想‘好你个刘德彪,这么嚣张。’刚想发作,张青山打断了他:“我们自己进去吧。”

    一行人跟着管家的指引,一路来到了刘府大厅,刚一坐下,刘德彪外面走了进来,一进来就舔着个笑脸说道:“哎呀,镇长来了呀,有失远迎,你也不早通知一下,我好做些准备,你这突然到访,我刚还洗着澡呢,一听说你来了,赶忙就出来迎接了,谁知道你们已经到大厅了,管家,还愣着干嘛,赶紧倒茶呀。”

    林战一看刘德彪头发油油腻腻的,这能是刚洗了澡?难道富人都是用油洗澡,用面洗脸的?

    张青山这种场合见多了,知道刘德彪这是在给自己下马威,摸着胡须开门见山的说道:“刘老爷,迎接我就不必了,别串通土匪把我府上给砸了就行了。”说完冷冷的看着刘德彪。

    刘德彪看张青山上来就直入主题,也不做作,坐在张青山对面喝了口茶说道:“瞧你这话说的,我怎么敢串通土匪呢,我不过就是给您传个话。”

    “什么话?”

    “张老爷,你这镇长当了十多年了吧,也该换换人了,不能一直霸占着那个位子不是?而且你这十多年也没为灵溪镇的老百姓谋取多少福利啊。”

    张青山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说我无为?我初到灵溪镇时镇子什么样子,现在什么样子?十年前镇子上地震难民四起,是谁开仓放粮救济灾民,没有我,灵溪镇今天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刘德彪也不发作,平静的说道:“你自己也说了,你不是灵溪镇的镇民,一个外来人一直当着灵溪镇的镇长,这说不过去。”

    “说不说得过去不是你说了算,是老百姓说了算。我不当镇长难道让你当?就凭你?自私自利,只会做些违法的勾当,别以为你那些银子怎么来的我不知道。”张青山回道。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难道你的镇长来的就干净吗?”刘德彪恶狠狠的回道。

    一听刘德彪的话,张青山顿时脸色变的凶狠,死死盯着刘德彪。

    “张镇长,别来无恙啊。”这时,门外走进了两个大汉,为首的身着貂皮,虎相风眼,另一个不是别人,正是昨夜林战在南上上遇到的土匪二虎。

    张青山一看来人,顿时脸色煞白,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人坐在一把椅子上,二虎站在旁边,看这样子,应该是这二虎的大哥了,也就是土匪头子。

    “怎么,看到老朋友不开心?”刘德彪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

    ‘老朋友?’林战,张少阳,承天三人顿时表现了同一个表情,怎么灵溪镇的镇长会和土匪是朋友,看刘德彪说话的样子和镇长见到来者时的反应像是真的认识。

    张青山叹了口气,缓了缓情绪,淡定的说道:“南上土匪头子熊镇,你竟然跟他勾结。”

    “怎么能说勾结,我给他银子,保灵溪镇平安,功德无量。”

    “原来张老爷还记得我,我以为你都忘了呢。”熊镇在一旁开口道。

    “熊镇?”张少阳在一旁疑惑道。

    熊镇看了一眼张少阳,笑着说道:“你就是张老爷的公子吧,小子,你今天能过的这么滋润都得感谢你熊叔叔,没有我,你爹当不了这个镇长。”

    张少阳转头看着张青山,想要知道熊镇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熊镇看张青山不说话,开口道:”你不说,我替你说吧,当年你刚到灵溪镇,脚跟都没站稳...”

    “你想要什么?“张青山打断了熊镇。“当年的事过了这么久,不必再提了,说你想要什么就行了。”

    熊镇哈哈大笑道:“不说也行,我今天来,要的东西也很简单,一方面,本来官府抓的我那些兄弟都要出来了,结果你不让放行,我要你现在立刻把人放了。”

    “可以,还有呢?”

    “当了镇长就是爽快,别的就没什么了,只是我今天是刘老爷的客人,刘老爷想选镇长,让我给帮衬帮衬。”熊镇说道。

    “让土匪帮衬?这种事,刘德彪你也做的出来。”随后看了一眼熊镇和刘德彪,露出了一丝异样的表情,说道:“怎么?是想让南上的土匪灭了我张家好让你没有对手吗?”

    “那怎么可能,你张府卧虎藏龙,一个顶几十个,灭不掉。”刘德彪说着看了一眼在一旁的承天。此时盯着承天的还有另外一个人,正是熊镇身边的二虎。

    “那是什么意思?”张青山问道。

    刘德彪放下茶杯看着张青山说道:“很简单,比财力我们不相上下,背地里那些手段玩儿起来也没有意思,来个干脆的吧。”

    “怎么个干脆法。”

    “比武。”

    听到刘德彪说比武,张青山,承天,张少阳,林战四人都不约而同看向刘德彪。

    刘德彪接着说道:“你出个人,我出个人,公开比试比试,谁输了,就退出镇长大选。”

    张青山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头也不抬的说道:“接着说。你应该还没有说完吧。”

    “这个人选嘛,也是有要求的,你这边肯定是让承天先生来比试,上次我见过,承天先生灵力惊人,我这边就是熊寨主,也是个练家子,对灵也有些造诣。不过嘛,让熊寨主出面怕有些不妥,承天先生也并非我灵溪镇镇民,出面也不合适。”

    “所以呢?”张青山大概知道了刘德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德彪抿了一口茶道:“熊寨主这个弟弟,二虎,祖上还在我们灵溪镇的镇民,后来落草为寇,但根还是在灵溪镇的,就让他来比试,你这边肯定就是贵公子了。”

    张青山看了一眼二虎,没有说话,转头看向承天,承天也上下打量了一眼盯着自己的二虎,随后说道:“二虎是吧,看他的样子是练过的。”

    “没错,二虎不仅是我的把兄弟,也是我的徒弟。”熊镇说道。

    “他看起来怎么也二十来岁了,看样子练过些年头,少阳刚修灵不久,让他们比试,我觉得不妥当。”承天认真的说道。

    “怎么,怕了?那这镇长的位子你不如拱手相让好了。公平的办法我已经提了,张镇长,剩下就看你的了。”

    张青山听了承天的话,知道少阳现在还不是二虎的对手,正当犹豫之际,张少阳在一旁说道:“可以,我和他比。”

    众人纷纷看向张少阳。张青山正想说些什么,刘德彪突然张口:“贵公子果然有胆识,那就这么定了。”完全不给张青山回绝的机会。

    承天倒是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刚才还没说完,比试可以,但是要二对一。”

    “二对一?”

    “对,刘老爷出二虎,张镇长这边就让张少阳和林战一同比试,两个孩子对一个大人,说得过去。”

    “不用,我自己可以。”张少阳冷冷的说道。

    “我?”林战突然被叫到名字,有些不知所措,自己手指还肿着,怎么就要去比试,也没管张少阳对自己的不待见。

    张青山一看承天胸有成竹的样子,也没说什么。倒是刘德彪不知道承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转头看向熊镇和二虎,像是询问他们的意见。

    “林战?就是这个孩子吗?”熊镇从没听过林战的名字,不知道那是谁,看样子应该是和张青山一行的孩子。

    二虎在旁一听承天说的是加一个林战,这不就是昨夜被自己一拳轰倒的少年,有点灵力,但是不值一提,随即笑着说:“可以,你叫林战是吧?手下败将!”

    众人一听这话纷纷看向林战,承天问道:“怎么?你和他比试过?”

    林战不想让承天知道昨天夜里跟踪他的事,忙说道:“哪有,认错人了!”

    二虎本来就有点虎,所以叫二虎,听林战这么说,可能真是天太黑认错人了,也不想让人知道昨夜自己被一个黑衣人一招打败,便不再说什么,心想就算是认错人了,你一个孩子我还怕你不成。

    承天看林战的表情明显在说谎,但不是问这个的时候,便没有细问。

    这时张青山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时间?。”

    “后天午时,城隍庙前,正赶着集市,人多。”刘德彪说道。

    “好,我们走。”说罢,张青山起身准备告辞。这时熊镇站起身说道:”张老爷这么着急走,不再聊聊?“

    张青山看了熊镇一眼,冷冷的说道:“这场比试过后,好好聊。”

    “我等你。”

    一行人随即出了刘府。

    刚出了刘府,张青山便对承天问道:“先生有几成把握?”

    承天沉默片刻后认真的说道:“看那二虎的样子的确是身有灵气,不过应该造诣没那么深,我觉得少阳和林战可以和他碰一碰,至于把握嘛,五成吧。”

    “五成!”张青山顿时一个头两个大,看刚才承天的样子以为是十足的把握,结果只有五成,焦虑的说道:“少阳,你跟林战现在马上给我回后花园修炼去,后天必须给我打赢!”

    “哦~好。”林战说着赶忙向张府跑去。

    张少阳本不在意镇长大选花落谁家,但因为和二虎的比试而产生了极高的胜负欲,也快步向张府走去。

    张府后花园,林战刚到,心想这比试不上也得上了,但那二虎自己的确打不过,正想着怎么办的时候,张少阳从身后走了过来说道:“你不要拖我后腿,最好是别去。”

    林战一听张少阳这话,顿时火大了起来,说道:“拖你后腿?我还怕你学艺不精拖我后腿,你最好是别去,万一到时候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张家这些基业就没人继承咯。”

    二人再次剑拔弩张起来。

    “有这精力拌嘴不如好好修炼。”这时,承天的声音出现在二人的身后。

    张少阳一看承天来了,便自顾自的找了一块石头碾字去了。

    林战心怕承天问起二虎的事,赶忙说道:“我也去修炼了。“

    “等等!”承天突然叫住了林战。

    林战不禁心里慌了一下,心想承天要是问起来了该怎么回答,决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昨夜跟踪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