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昨天晚上跟踪你上了南山,你走后我在山上碰到了二虎,和他交了手。”林战皱着眉头背对着承天说道。

    “什么?跟踪我?”承天反问道。

    林战转过来看到承天一脸疑惑,说道:“怎么?你不是要问这个吗?”

    承天的表情迅速恢复灵平静,说道:“我看你手指还包扎着,只是想看看怎么样了。”

    林战脸上顿时煞白,心想自己怎么一时紧张不打自招了。

    “既然这样,那你说说你为什么跟踪我吧。”承天双手环胸,微笑着问道。此时,张少阳听到林战说跟踪承天,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专心听着。

    于是林战便将自己和大胖跟踪承天的来龙去脉说了清楚,只是省略掉了黑衣人出手相救的环节,而是用自己和大胖逃跑编了谎话,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说出来,只是觉得黑衣人也不是坏人,既然对方要求不要告诉别人自己的行踪,那还是不要说的好,毕竟也没有什么厉害关系。

    承天听完后,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已经见过他们了,也好。”

    “什么也好?”林战疑惑的问道。

    “后天午时就要和二虎比武,以你们俩现在的实力,应该不是他的对手,今晚你们两个和我一起上南山吧,去那里修炼,晚饭后在大门口等我。”承天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承天走后,林战重重的舒了一口气,本以为承天知道自己跟踪他会生气,没成想承天不仅没生气,还准备带自己去南山修炼,林站不禁放下了心。而一旁的张少阳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承天走后便自顾自的碾起字来。

    晚饭过后,林站和张少阳先后来到张府的大门,等着承天出来。

    “你昨天和二虎交了手?”张少阳突然向林战问道,语气还是一样的冰冷。

    “什么?”林战怀疑自己听错了,张少阳竟然会问自己问题。

    “对,交手了。”

    “描述一下经过。”

    原来如此,张少阳是想知道那二虎的实力究竟如何。

    林战肯定是不能说自己被二虎一拳轰倒爬不起来的事实,那说出来也太丢面子了,于是对张少阳说道:“怎么说呢,他都没碰到我,我们遇到后,我迅速的聚集灵气,那二虎刚一近我身,就被弹飞了,拿我没办法,后来他来了几个兄弟,我一看他们人多势众,我旁边还有个没用的死胖子,怕不能顾全他,就拉着大胖溜了,他们根本就追不上我们。”说着林战还加上动作描绘起自己的英勇事迹起来。等他说完再抬头一看,张少阳已经独自走到旁边的面馆坐下了。

    “靠!”林战暗自骂道。

    没一会儿,承天就从张府出来了,叫上二人,一同向南山走去。

    一路无话,走了约莫半个时辰,三人来到了昨夜承天停住的山腰处。承天叫二人停住后,吹了个口哨。

    嗖嗖嗖~不一会儿,三个人影从两侧飞了出来,围住了承天三人。

    “队长,今天比平时早了一些,不知找我们有什么事。”一个黑衣人边对承天行礼边说道。

    林战昨夜离的远,没看到黑衣人的具体样子,今天离近一看才知道,这些黑衣人都是比林战和张少阳大不了几岁的男子,应该也都是刚成年不久。

    “这些,都是我金灵殿的弟子。”承天一一介绍道,“金灵殿弟子常年在外执行任务,这些都是在金灵殿附近执行任务的,名字你们就不用知道了。”

    ‘任务?什么任务?’林战心想,在灵溪镇这个小地方能有什么任务执行。不过看承天的样子并没打算告诉自己,问也不会说,索性就不问了。

    张少阳在一旁没说话,只是静静打量起三个黑衣人。这时承天对林战二人说道:“今天,他们助你们修炼,少阳,你一直面对的都是石头,没有和人作战过,今天就和活人交交手,对你修灵有帮助。”

    林战一看承天一直给张少阳说着,忙问道:“承天老师,那我呢?”

    承天转过头看了林战的手指一眼,问道:“你手上的伤还没好,今天接着感灵吧。”

    林战一看承天又准备让自己坐在石头上感灵,忙说道:“我不是还有一只手嘛,可以修炼。”说着伸出自己的左手在承天面前晃了晃。

    承天没说什么,转过头看了三个黑衣人一眼,黑衣人冲他点了点头。承天随后指着两个黑衣人说道:“你们两个帮他们修炼吧,三儿,你带我去找小四。”

    ‘三儿,小四?’林战心想这应该不是名字吧,对了!昨天看到的黑衣人是四个,今天只来了三个,听承天说的话,不在的那个应该就是小四了。

    随后,承天便和一个黑衣人一同消失在了黑夜里,留下两个黑衣人帮林战二人修炼。

    林战看着两个黑衣人的样子,像两个双胞胎一样,刚想上去先熟络熟络,聊聊天,这时张少阳突然出手了,脚一蹬地,迅速朝着一个黑衣人飞了过去,伸出的右手双指指向那黑衣人的胸膛。

    张少阳突然的出手吓了林战一跳,心想你这也太快了,忙向一边躲开。只见被张少阳攻击的黑衣人不慌不忙,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待张少阳快要近身时脚步稍稍做了一个动作。

    “什么?”林战不禁惊呼,只见张少阳扑了个空,此时那黑衣人正站在张少阳的身后。

    ‘好快,怎么做到的。’林战心想。

    这时被张少阳攻击的黑衣人说话了,“你太急了,这样攻击露出的破绽太多。”

    张少阳听到黑衣人的话,没说什么,迅速转头再次蓄力,朝着黑衣人攻去,黑衣人没有迎着攻势,而是双腿用力,朝后退去,在离张少阳几米开外的地方停住了身子。

    “你怎么不出手?”张少阳问道。

    “我在观察你的攻击,以你的年纪,这样的灵力已经很强了,只是攻击太单一,你需要将你的灵力化作更多的形式释放出来。”

    “看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不要开口就指指点点,先打败我再说。”张少阳不喜欢别人对自己说话倚老卖老,他只认实力,话音刚落,张少阳再次朝着黑衣人冲了上去。

    这次黑衣人没有闪躲,而是迎着张少阳的手指伸出了拳头。

    砰~灵力与灵力的碰撞,指碰到拳的一瞬间,张少阳手指感觉到一股猛烈的疼痛,随即往后退了几步。

    “我想,现在你可以好好听我说了。”黑衣人说道。

    ……

    一旁的林战正看的聚精会神,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回头一看是另一个黑衣人,忙紧张的说道:“大哥,咱温柔点行不,他们俩那个太暴力了。”

    “好。”黑衣人说道。随即手一用力,将林战的身子从天空中划过了一个美丽的弧线,摔在了地上。

    “你和那个少年比起来,差的有些多了呀。”黑衣人蹲在林战身边说道。

    林战这一下被摔的有些疼,不过都是皮外伤罢了,赶忙爬起来抱怨道:“不是说温柔一些吗!?怎么上来就摔我。”

    “我想先看看你底子怎么样。”

    “我才接触灵没几天。而且手指还伤着。”林战说道。

    “好吧。”黑衣人说道。“休息好了吗?”

    “什么?”林战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说着,黑衣人再次抓住林战的肩膀。

    “不是吧!”林战大叫道,伴随着自己的叫喊,身子也跟着再次在天空中划过灵一道美丽的弧线。

    其实这一切都是承天的交代,张少阳可以释放灵力,只是一直面对的都是石头,石头是不会动的,带张少阳来就是为了让他和有灵力的真人交战,一方面让他明白自己的实力,也提升自己的实力。另一方可以了解自己的优缺点,取长避短。而对于林战,身体素质太差,短时间内能提升的也就是气力,也许因此还能突破自己,释放灵力。

    南山山顶上,一个黑衣人正隐藏在一片灌木丛中,警惕的注意着周围。

    “有什么发现吗?”一个白衣男子出现在黑衣人的身边问道。旁边还跟着另一个黑衣人。

    “没见到人,队长。”说话的人正是承天口中的小四,而白衣男子自然也就是承天。

    承天看了一眼山顶上的一块空地,焦黑一片,植被都像被一场大火烧过一样,但是灼烧过后的痕迹不像正常的火焰,棱角太过鲜明。

    “没错,应该是火灵山的人做的。”承天轻声说道。“在附近有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暂时还没有。”黑衣人答道。

    “走,过去看看。”承天说着便起身往焦黑之处走去,走到近处蹲在地上捏起了一些焦土放在鼻子处闻了闻说道:“灵力不是特别强,应该是类似探子之类的人。”

    两个黑衣人站在承天身后没有说话,警惕的看着周围。

    “这人会在这里感灵,说明并不是在此落脚,应该会待一阵子。”承天说道。

    “那他会在哪里呢?”黑衣人问道。

    突然间,承天看到不远处有个小火星闪烁了一下。

    “小心。“承天说道,赶忙撑住两个黑衣人往后退了几步。两黑衣人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见刚才三人站的地方升起了一团火焰,然后迅速熄灭了。

    “承天先生好身手。”一个黑影从承天对面的黑暗处走出来,身后还有一个人。承天定睛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白天在刘府见到的熊镇,二虎二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承天问道。

    “这什么话,南山可是我的山,我还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熊镇趾高气扬的说道。

    承天看了一眼刚才升起火焰的地方,说道:“你为什么会火灵山的灵术?”

    熊镇挑了挑眉说道:“承天先生,你问题太多了。”话音刚落,熊镇突然大手一挥,双脚下顿时升起了两团火焰,顺着承天三人的方向奔袭而去。

    承天见状,伸手朝脚下轰了一拳,顿时面前几米的地面开始裂开,裂开之处阻断了火焰的路径。

    “有两下子,怪不得一个人就能打败我几十号兄弟。”熊镇说着再次挥手,顿时一团火焰以承天三人为圆心形成了半径五六米的包围圈,火焰升起了一人还高。

    “既然今天在这里让我遇到了,那你也不要回去了。”熊镇说着双手一合,做了个施法的动作,承天三人周围的火焰升了更高,伴随而来的是慢慢向三人靠近。

    “我们跳出去。”一个黑衣人说道。

    “没用的,这是灵火,会跟着你。”承天说道。随即转头对二人说道,“聚集风灵。”

    刚说完,只见三人迅速坐在地上,做起了诵经的姿势,瞬时间三人周围的空气也跟着流动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仿佛在三人周围刮起了飓风一般,三人的头发也跟着左右摇摆。这时火焰也越靠越近,只是在靠近三人时便瞬间被吹开。

    “破!”突然间承天大喊了一声,三人周围的飓风突然四散开来,冲进了火焰中,将火焰的纹路全部打乱,随后便熄灭掉了。

    “金灵殿的人果然名不虚传。”熊镇说道,承天的灵力明显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承天没有说话,站起身子一个箭步朝着熊镇的方向飞了过去,紧接着身后的两个黑衣人也从两侧朝熊镇攻了过去。

    熊镇推开二虎,上前硬生生的接住了三人的攻击,双方各自退了几步,只是熊镇的表情明显更吃力。

    “看你长的虎背熊腰的,力道不太行啊。”承天说道,随即架好作战姿势准备第二轮的进攻。

    熊镇头顶渗出了一滴汗,对承天的实力明显是低估了,只是自己的火灵术造诣还不是特别深,心想如果久战下去不是办法,便对着承天说道:“小子,今天算你走运,不跟你耗着了,我们改日再战。”说罢双手再次合十,在自己和二虎面前扬起了一道火焰,随后二人迅速消失在了黑暗中。

    一个黑衣人见势就要去追,被承天拦了下来。

    “不用追了,南山他比我们熟。”承天说道。随即带着二人朝山腰处林战,张少阳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承天都在思考为什么南山土匪熊镇会施放火灵术,火灵山的人不应该会注意到一个小土匪,而且看熊镇的灵力,应该也是修炼火灵没多久,这么说火灵山的人的确来过南山并再次待过一段时间,自己的人竟然都没有发觉,那来的应该是个高手。

    正想着,承天突然听到了一阵吱哩哇啦的惨叫声,一听就知道是林战的声音,心想看来林战吃了不少苦头,不禁笑了一声,赶忙过去准备看看二人修炼的怎么样了。

    承天刚一走近,就看到黑衣人在打林战,不过都是不释放灵力的打。而林战此时已经鼻青脸肿。

    林战一看承天来了,赶忙跑到承天身边说:“承天老师,这什么修炼啊,就是单方面的殴打啊,你快让他别揍我了,我扛不住了扛不住了。”

    承天见状,让黑衣人收手,然后把手往林战脉搏上一搭,说道:“气息比以往是强了一些,你去戳一下那根细树试试。”说着承天指了指旁边的一棵小树。

    林战听罢,心想难道挨了一顿打就可以释放灵力了?于是便蠢蠢欲动的走到树旁,扭头看了一眼承天,看到承天对自己点了点头,与是咬咬牙,伸出左手,平复了一下心情,用力朝着小树的树干戳了过去。

    “啊!”又是一声哀嚎,只见林战顿在地上左手扶右手也不是,右手扶左手也不是,只有脸上狰狞的表情能看出他的痛苦,而树干却一点伤口都没有。

    “承天老师!”林战不禁大叫,心想是不是被骗了。

    承天在一旁皱了皱眉说道:“看来还得再练练。”然后转过头对黑衣人问道:“张少阳呢?”

    黑衣人朝着一个黑暗处指了一下,示意承天在那个方向,随后承天便往过走去,林战此时也嬉皮笑脸的跟上承天,想过去看看张少阳被打成什么熊样。

    一行人穿过了一小片树林,来到一片空地发现了张少阳二人。

    只见张少阳和与其交战的黑衣人此时正摆着攻击姿势,相距了十余米远,张少阳喘着粗气,明显对决有些吃力,这还是黑衣人没有用尽全力的情况下,另一面的黑衣人虽然气息平稳许多,但看眼神能看出来对这场对决也很专心。

    突然间,张少阳猛的发力朝着黑衣人冲了过去,伸出手指指向黑衣人的胸膛,黑衣人见状想从张少阳头顶跳过,刚跳起来,只见张少阳突然收回手指腰部发力改为竖踢,追着黑衣人的身子踢过去,黑衣人在空中竟也能变换姿态,避开张少阳的脚背,伸出手狠狠的抓住张少阳的脚脖子,另一只手迅速蓄力,朝着张少阳的脚底狠狠的轰出,张少阳反应也快,立刻翻身头朝下,另一只脚顺着弧线朝着黑衣人胸部踢去,黑衣人见张少阳马上要踢到自己,只能放弃攻击,用胳膊挡住张少阳的攻势,借力往另一侧翻去,两人又分散开来。

    林战不禁看的目瞪口呆,刚才的张少阳还只是一个只会戳戳戳的笔头,被黑衣人碾压着打,这会儿已经可以打的有来有回了,再想想自己鼻青脸肿的样子,不禁自惭形秽。

    “停一停吧。”承天突然叫停了二人,二人这才发现承天的出现,也都停下了攻击姿态,走到承天身边。

    承天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张少阳,然后扭头对着黑衣人问道:“怎么样?”

    “这少年灵性极强,原本还只是会在指间聚集灵力释放,在打斗过程中慢慢领悟了灵气不同的释放部位,虽然还不能信手拈来,但进步已经极快了,开始我还可以轻松应对,到最后,不使出四成的灵力,已经不好应对了。”

    听到黑衣人只使出了四成的灵力,张少阳不禁神情变了一下,像是感觉自己被羞辱了一样扭过身用深邃的眼眸看着黑衣人。

    承天发现了这一点,转头对张少阳说道:“他们都是在金灵殿修炼三四年的人,比你们肯定要强上许多。”

    “我会打败他的。”张少阳冷冷的说道。

    承天没回张少阳,而是转头对四个黑衣人说道:“最近要特别盯紧南山上的土匪,尤其是他们的老大熊镇,三儿和小四见过他,一会儿你们对一对情报。”

    “收到。”

    “好了,你们去吧。”

    “是。”随后四个黑衣人再次四散开来消失在黑夜里。

    承天抬头看了一眼月亮对张少阳和林战说道:“时辰不早了,今天的修炼就到这里吧,我们回去吧。”说着便带着二人朝山下走去。

    回张府路上,承天还在思考火灵山和南山土匪的关系,心想火灵山连一个小小的南山土匪都要控制,那后续应该会有更多的动作,这件事情需要尽快禀报回金灵殿才行。刚回到府上,便飞鸽传书一封寄回金灵殿。

    而张少阳和林战二人则全力为与二虎的比试做准备,张少阳因与黑衣人对决中认识到自己的实力,感觉自己只能应付一些小混混,与真正有灵力的人来比还是力量差太多,刚回府上便去了后花园修炼。对林战来说,差的就更多了,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就释放不出灵力,而现在两个手指都伤了,又不能尝试,便也去后花园找了一块石头感灵去了。两人就这样谁也不碍着谁,各自进行各自的修炼。

    一夜过去,林战和张少阳二人也都筋疲力尽,回了卧房倒头便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