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时分,南山某处的山寨中。

    “大哥,你没事吧。”二虎站在熊镇旁边关心道,他以为方才是熊镇感觉自己不是承天的对手才慌忙逃走。

    熊镇一听这话,用略带愤怒的神情看了一眼二虎,随即愠怒的说道:“怎么,你觉得我打不过那个承天?”

    “那倒没有,大哥灵力天下无敌,那承天不过是金灵殿一个小小的灵士,怎么会是大哥的对手。”二虎看到熊镇有些生气,赶忙给自己圆起话来。

    熊镇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不是我打不过他,只是跟他耗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二虎在一旁不说话,熊镇接着说道:“你去给火狐大人写一封飞鸽传书,就说金灵殿的一小队人马在灵溪镇附近活动,应该是有什么行动,具体的现在还不清楚,得再查查。”

    “一小队人马?就是承天身后那两个黑衣人吗?”二虎问道。

    “应该不止两个,除了那两个黑衣人之外,感觉应该还有其他人,不过承天应该就是他们的组长。”

    “大哥,火狐大人给您的任务究竟是什么呀,感觉她对这件事情非常的上心。”二虎疑惑的问道。两个月前,一个自称来自火灵山的女子来到寨中,与熊镇独自交谈了片刻后,便看到熊镇对那女子点头哈腰的,像极了一个仆人,对一个土匪来说,二虎理解不了自己大哥的这个做法,火灵山虽然名声在外,但也没必要这样。后来,那女子便亲授了熊镇一些火灵术的心法,作为回报,女子给熊镇安排了一个任务,具体是什么任务,二虎也不知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二虎问道熊镇这个问题,不过每次他都没有回答。

    “我只能告诉你,她让我们找个东西,至于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是一块石头,上面画了些图案。”

    “石头?图案?”二虎不禁感到一阵疑惑,一块石头能让火灵山的人不远千里来一趟,一定不是块简单的石头,随即问道:“没有说具体在哪里吗?”

    “不该问的不要问,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熊镇边喝着手中的热茶边说道,“你现在最应该关心的是后日午时的对决,这场对决必须打赢。”

    “怎么大哥对这场对决也这么上心,刘德彪当上镇长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好处啊。”

    熊镇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刘德彪当不当镇长我不关心,只要不是张青山就行了,这几年灵溪镇的官兵对我们寨子的打压越来越厉害,这肯定是张青山在背后干的,我觉得是时候和他算一算旧账了。”

    “旧账?”二虎刚来寨子上没几年,对寨子以前的事情并不清楚,不知道熊镇所指的旧账是什么意思。

    ……

    “张老爷,还没睡呢?”此时,张府书房的灯还亮着,承天站在书房内对正在伏笔写字的张青山说道。

    张青山抬头一看是承天,遂放下手中的毛笔回道:“还不太困,承天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承天找了一把椅子坐下后看着张青山问道:“张老爷,我想知道今天上午在刘府时你与熊镇的对话是什么意思。”

    一听到承天提出的问题,张青山神情微微一变,随即很快恢复了平静,说道:“罢了,已经十年过去了,说出来也无妨,何况你并不是灵溪镇的镇民。”张青山端起手旁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十余年前,我刚来到这灵溪镇,年轻气盛,想迅速扎稳脚跟,当时正逢四年一届的镇长换届,当时的镇长老了,已经不能再连任了,很多镇上有财有势的人都想去竞选镇长。我也想。”

    “然后呢?”承天问道。

    “但是我没钱没势,不知道怎么做,后来有一次上了南山,碰到了山上的土匪。”

    “熊镇?”

    “对,就是熊镇,当时的熊镇也才落草为寇没多久,寨中的弟兄总共也就二十来个人,我见到这些土匪后突然心生一计。”

    “什么计?”

    “我给了熊镇灵溪镇镇长和一些大户人家家中子女的信息,描绘了样貌,我们做了一笔交易。他去劫持这些大户人家的子女,而我佯装谈判,救出他们,并向镇上镇民承诺南山土匪永不入侵灵溪镇。”

    “你借此收获美名,原镇长助你坐上镇长的位子,而作为回报,你每年给南山土匪一定数额的银子,对不对?”承天接着张青山的话说道。

    “对,没错,因为我这些年的支持,熊镇一伙人的力量才逐渐强大起来,不过,他是贪得无厌的,最开始的时候每年要一千两银子,后来越来越变本加厉起来,从一千到三千,三千到五千,甚至近些年开口管我要一万两银子,你要知道一万两银子是多少老百姓多少代人才能积累起来的财富。”张青山缓缓说道。“今日少阳在场,不能提及此事,既然承天先生问道了,我也就告诉你了,还请你不要跟少阳提到。”

    “明白。”承天缓缓点了点头,便从书房走了出来,对于张青山所说之事,承天并没有什么想法,只觉得是为上位所采取的一些类似政治家的手段罢了,而张青山也并没有害谁,承天觉得也没有必要细问下去。

    隔日,林战因为睡得太晚,直到下午了才睡醒,刚出门便遇到了大胖。

    “战哥,你可够能睡的呀,昨天晚上干嘛去了?”大胖嬉笑的问道,说着才发现林战脸上一块青一块紫的,气哄哄的问道:“战哥,你不是跟人打架了吧,谁打的,你告诉我,我去替你报仇!”

    林战听到大胖的话不禁乐了起来,说道:“替我报仇?你要是去替我报仇,估计我就得给你收尸了。”

    “怎么,对方很厉害吗?不怕,我们有承天老师啊,他一个人打几十个土匪呢。”

    林战心想‘就是承天让别人揍的自己,’叹了口气说道:“揍我无所谓,好歹有些作用啊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右手,左手还好,右手这会儿感觉还是肿的,随即暗自叹了口气,心想明天的对决可怎么办,难不成真要拖张少阳的后腿。

    “你见承天老师了吗?”林战想到这,突然想去问问承天还有什么速成的办法,便问道大胖。

    “吃午饭的时候还见了,后来见承天先生收到一封飞鸽传书,然后就出去了,这会儿不知道回来了没,你要不去后花园找找。”大胖说道。

    二人说完,林战便径直往后花园的方向走去,走进去一看,并没有承天的影子,倒是张少阳此时正在后花园中修炼,满头大汗,看样子应该很早就来了,看着草地上张少阳踢碎的石块,林战不禁感到有些自惭形愧,没别人天赋高还没别人努力,这放谁身上谁不惭愧。

    但林战不是会轻易服输的人,径直走到张少阳旁边道:“欸。”

    张少阳停下了脚上的动作,斜着脸看着林战,默不作声。

    “一块儿练吧,昨天承天老师不是说了,你要找活人练,我要被活人打,刚刚好,我帮你修炼,你打我。这会儿反正承天老师不在,咱俩练练。”林战吊儿郎当的说道。

    “我怕我会打死你。”张少阳冷冷的说道。

    “没事,别看我瘦,但我很耐打,而且,就凭你的本事,想打死我还差点意思。”林战挑衅的说道。

    张少阳看了林战一眼,不再说什么,而是突然发力朝着林战冲了过去。

    “我靠!一点准备时间都不给!你没有武德!”林战边骂道边急忙朝两侧闪躲开来,对林战来说,虽然自己现在还释放不了灵力,但修炼了一段时间的自然之灵,身法倒是提高了一些,对于张少阳的一些攻击还是躲得掉的,只是还不上手罢了。

    嘶~张少阳突然的出手被林战躲开,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怎么,没想到吧,小爷我身法是不是还不错。”林战哈哈笑着说道,笑声还没落地,张少阳已经再次冲了上来,林战这次可没大意,而是聚精会神的盯着张少阳,他知道张少阳的攻势只会越来越凶猛。

    两个时辰过后,太阳都要落山了,最后一丝余晖洒在张府后花园,映在林战和张少阳脸上,把二人脸上的汗水都染成了彩色。林战和张少阳你来我往了一个下午,这时都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休息,此时林战的脸上又多了几块红肿,明显是被张少阳打的。

    “我再试试,看能不能释放出来。”林战突然起身说道。

    “聚精会神,想着你聚集的所有灵气都在指尖。”张少阳坐在地上,头也不抬的说道,只是语气没有平时那么冷,也许是因为刚运动过的缘故。

    林战听到张少阳的话不禁感到非常惊讶,转头看了张少阳一眼,发现对方没有看自己,随后微微笑了一下轻松的说道:“不用你教,我自己可以,我一定会超越你。”说完便站在一块石头面前,大呵一声,抬起左手用力戳了出去。

    “啊!”张府后花园又传来一阵哀嚎。

    “林少爷,您这是又怎么了,看看您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块皮肤是没伤的,哎呦。”管家卧房内,崔管家一边给林战手指和脸上上着药一边说道。很显然,林战又失败了。

    “这可怎么办,明天就要比试了,我还连石块都打不碎。”林战暗自说着,心里十分着急。

    崔管家安慰道:“林少爷,修炼灵力可千万不能急功近切,慢慢来,总会成功的。”

    听到崔管家的话,林战突然感觉这话似曾相识,忙问道:“你说什么?”

    崔管家被林战问的有些懵,以为自己什么话说错了,回道:“我说,不可急功近切。”

    “对了!”林战突然大叫一声,吓了崔管家一跳,以为怎么了是。

    “有一个人也对我说过这些话。”林战说道。

    “谁呀?”

    “我不知道她是谁,只知道她很厉害。”林战心想,在灵溪镇附近,能没有被承天的小队伍发现的人,肯定是高手,而且这个高手还救了自己,并且给自己指点了一下,既然承天不在,去找这个高手也是可以的。

    林战指的便是在南山上救了自己一命的黑衣人,虽然这个黑衣人让自己不要找她,但林战能感觉到,只要自己想找,这个黑衣人一定会出现。随后林战便穿好衣服朝张府外走去。

    林战不知道该去哪里找黑衣人,便一路来到了上次自己被打晕的地方,心想碰碰运气,也许能找到。

    来到贫民营外的小树林,看四处无人,林战先是对着空气大喊道:“阿姨,你出来吧,我想让你帮帮我!”

    无人回应,林战看四周也没有黑衣人的影子,心想难道自己叫法不对,改口道:“姐姐,你在吗?”

    还是无人回应。林战心想她应该不在这里,刚准备离开,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向前走了几步佯装晕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片刻后,林战感觉有人在靠近,赶忙坐起来睁开眼四周看了一眼,还是没有人。

    “好吧。”林战叹了口气,爬起来准备回张府,刚一转身,一个黑衣人赫然站在面前,吓了林战一跳。

    “叫我阿姨就可以。”黑衣人说道。正是在南山上救了林战的黑衣人。

    林战一看黑衣人露面了,兴奋的说道:“果不其然,只要我遇到危险,阿姨你一定在附近。”林战心想也许自己像上次一样遇到危险黑衣人就会出现,所以演了这么一出,对方竟然真的出现了。

    “阿姨,你难道是我的守护神?”林战开心的问道。

    “碰巧经过罢了,你说吧,有什么事?”黑衣人问道。

    林战便将自己明日就要比试,而自己现在修灵遇到了瓶颈说了出来,想让黑衣人帮助自己。

    “为什么觉得我会帮你?”黑衣人问道。

    其实林战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找她,只是经过上次南山上的事后,感觉黑衣人很亲切,同时又是个高手,所以想让对方帮助自己,遂说道:“不知道,但我觉得你会帮我。”

    黑衣人沉默了片刻后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战,说道:“你经常和别人打架吗?”

    “不是,是我的老师想的办法帮助我修炼。”

    林战说完,只见黑衣人抓起林战的胳膊把了一下脉说道:“你的气息是比上次见你的时候流畅了许多,这是有用的,只是不需要这么拼,身体比较重要。”

    “这我知道,只是明天就要比试了,我也不知道该这么办了,我不想输。”林战神情黯淡的说道,心想虽然这场比试的输赢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但这是自己修炼灵力后的第一场比试,还是和张少阳一同出战,自己既不想输,也不想被张少阳盖过,对林战来说,张少阳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自己的对手。

    “坐下。”黑衣人突然张口说道。

    “什么?”林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知道黑衣人让自己坐下干什么,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坐在了地上。随后黑衣人走到林战的身后,将双手放在了林战的背上,林战顿时感觉有一阵暖流从身体流过,和上次黑衣人将手掌放在自己手指上时的感觉一样,浑身的疼痛开始变得不那么疼,林战这才知道,黑衣人是在为自己疗伤。

    “怎么这样也可以疗伤吗?”林战问道。

    “可以,记住,释放灵力不是靠蛮力,要像现在一样,找到最舒适的方法。”

    “这感觉,确实很舒适。”说着林战感觉一阵困意袭上心头,慢慢的闭上眼睛不自觉的睡了过去。

    林战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小时候有一次乞讨没讨到饭还被对方在腿上打了一棒,小小年纪承受不住那种疼痛,直接晕在了路边,昏睡中仿佛有人将手放在自己受伤的腿上,顿时有一种温暖的感觉,等林战醒时才发现身边根本没有人,只是受伤的腿已经不怎么疼了。

    “你是谁?”林战突然惊醒了过来,一看四周没有人,天色也已经晚了,心想黑衣人应该已经走了,低头一看,自己右手的手指被人重新包扎过,便起身准备回张府。

    走了几步,林战突然回头对着空气说道:“谢谢你,虽然我看不到你,但我知道你一定在,你不会把我一个人放在这里的。”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而在不远处,黑衣女子的确没有离开,而是躲在一个树后看着林战。

    林战刚回到张府,就看到崔管家着急忙慌的从院子跑过去,赶忙抓住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这么着急。”

    崔管家一看是林战,赶忙回道:“林少爷,承天先生受伤了。”

    “什么?承天老师?”林战惊讶的说道,心想灵溪镇还有人能把承天打伤的,赶忙跟着管家一起去承天的卧房。

    刚进卧房,只见承天躺在床上,衣服被脱掉,露出一只胳膊,胳膊上通红,仿佛被火烧过一样,床周围站着张青山和张少阳,崔管家坐在床边给承天的胳膊上药,大胖也在一边探着头看来看去。林战赶忙走上前问道:“这是怎么了?”

    只见承天躺在床上眉头紧皱,仿佛没听到一样,张青山回道:“现在还不清楚,先生回来时已经这样了。”

    林战见状也没再问什么,而是站在一旁等着。

    过了片刻,承天的表情松弛了一些,缓缓的睁开眼睛说道:“我没事。”

    张青山一看承天说话了,赶忙走上前问道:“这是怎么了,谁把你打伤了。”

    承天半坐起身子环视了一圈众人后说道:“没事,不用再问了。”

    林战在一旁心想‘应该是金灵殿的任务吧。’

    张青山一看再问下去也没什么必要,就不再问了,而是说道:“先生现在受伤,那明天少阳他们的比试可怎么办?”

    承天看了一眼张少阳和林战,对着张青山说道:“我想他们应该没什么问题。”

    听完张青山点了点头,对着林战和张少阳二人说道:“这儿没什么事了,你们去修炼吧。”

    林战和张少阳看了看承天,承天对二人点了点头,二人随即便走了出去。大胖和崔管家也跟着出了门。

    待四人走后,承天突然对着张青山说道:“张老爷,火灵山你知道吗?”

    张青山的表情微微变了一下回道:“知道,我原先就在火灵山脚下的新筑城住着,后来新筑城突然起了一场大火,家被烧了,我也就迁徙来了灵溪镇。”

    “新筑城离灵溪镇上千里路,为什么要来这么远的地方呢?”承天追问道。

    “当时一路跋山涉水,路过的地方少阳的娘都不是很喜欢,直到到了灵溪镇,觉得这地方人杰地灵,风水极好,便留在了这里。”张青山淡定的说道。“先生怎么突然对这个产生了好奇?”

    承天看了一眼张青山的表情,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没什么,随便问问罢了。”

    “那没什么事先生就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张青山说完便走出了承天的卧房,关上大门,走到院子中央时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然后向书房走去。

    承天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陷入了思考,片刻后撑着疼痛的身子从床上起来,缓缓向张青山的书房走去。

    ……

    中午吃过饭后,承天收到了金灵殿传来的飞鸽传书,让自己立刻去南山山寨打探打探有没有其它火灵山的人,看完信后承天便径直去了南山山寨,心想大白天土匪喽啰应该都外出了,寨子里没什么人,所以也没叫自己小队的其他人,待进了山寨后发现寨子里空无一人,心想不对,正想退出寨子,只见四面的丛林中突然冒出了上百号体格魁梧的大汉,而熊镇也从寨子中走了出来。

    “金灵殿的人做起任务来动作还真是快啊。”熊镇嬉笑着说道。随即拿出了一只鸽子,正是上次承天给金灵殿上报消息时用的信鸽。

    承天思考了一下说道:“凭你,想不出这样的计策,是谁给你出的主意。”

    熊镇摸了摸胡子说道:“这你就不用关心了,知道也没用,因为你就快死了。”

    “我放出的信你应该也看过了,费尽心机阻断消息,还要把我骗过来置于死地,应该是火灵山给你的任务吧。”承天说道。

    “既然你猜出来了也不怕告诉你,没错,火灵山峰主火狐大人的任务,你必须死。”

    ‘火狐?火灵山五峰主之一,’承天心想,还真是个大人物,连火灵山的二把手都参与进来了。本以为火灵山的人只是碰巧来了灵溪镇,这么看来,一切都是有计划的,那今天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火灵山还不想和金灵殿闹翻。不过究竟是什么计划,熊镇应该是不知道的,他只是一个棋子罢了。承天随即问道:“既然有靠山,那就让你的靠山出来露露面吧。”

    熊镇大笑一声说道:“杀你,根本用不到火狐大人出手,我一个就够了。”

    说罢,熊镇大手一挥,四周的众土匪纷纷点燃火把,将山寨中的点火台全部点着,山寨中瞬间冒起了几十团火焰。

    “上次算你走运,今天,定要你有来无回,呵~”

    随着熊镇大呵一声,山寨中的点火台火焰突然变高,随后,点火台中慢慢升起了几十个小火球。

    “去死吧。”熊镇再次大呵一声。顿时间所有的小火球都像长了翅膀一样朝着承天的方向快速飞过去,在承天站的地方汇聚成一个大火球,将承天融进了火海之中。

    “不信这次烧不死你。”熊镇挑着眉轻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