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的午夜还是如往常一样的阴冷,熊镇看着树上人的眼睛有些熟悉,想着自己仿佛在哪里见到过,可怎么也想不起来那是谁。

    不经意间熊镇瞟到了一眼落在地上刮伤自己手掌的树叶,恍然间知道了,灵溪镇能有此灵力的少年现如今应该就只有两人,而拥有这双眼睛的人,就只有那一个——张少阳!

    正想着,树枝上的少年轻轻一跃落在了众土匪的面前,正是张少阳,比往年个子高了一些,也长的越发俊朗起来,搭配上那一双深邃的眼睛,正是标准的能让万千少女犯花痴的模样,然而浑身上下散发的气质还是一样,甚至变的越发的冷峻,让人不愿亲近。

    众土匪中不少人根本就没见过张少阳,不知道来者是谁,但他们也不是傻子,能看得出来这人来者不善,纷纷目露凶光的盯着张少阳。

    这时,土匪中突然有一个人喊道:“这人是张青山的儿子!我们杀了他。”

    众土匪一听,自己都还没有找上门,张青山的儿子竟然自己送上门来,纷纷拔刀凶狠的朝着张少阳冲了上去。

    如果是一年前,张少阳面对几十号彪形大汉也许还不是对手,但今时不同往日,张少阳这一年来就像闭关一样,每日都窝在自家后花园中,只有石头陪着自己,后花园中的石块几乎都惨遭毒手,甚至花园正中间的一个假山也被张少阳修炼时毁的连渣都不剩了,现如今的张少阳面对一般没有灵力的普通人根本就无所畏惧,不过一年以来张少阳也一直没有和真人实战过,今天前来南山山寨,一方面是为了实战看看自己的修炼成果,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是承天离开时给自己和林战的任务——在离开灵溪镇前消灭南山的土匪。

    只见张少阳面对冲向自己的一窝蜂土匪,眼神微微抖动了一下,抬起右手,手中有刚才在树上时抓的一小把树叶,在张少阳的手中排列整齐,随即大手一挥,手中的树叶突然像弓箭一样射了出去,速度极快,几个冲在前面的土匪还没来得及闪避,就已经被树叶刮出了数十个小口子,或扶着脸,或扶着胳膊,愣在了原地,身后的土匪见状,也都停了下来,不敢上前,毕竟面对的是一个灵力少年。

    熊镇见状,眯着眼看了一眼张少阳,然后和二虎走下楼梯穿过的土匪群,站在张少阳几米远处停住身子。此时,二虎面对昔日打败自己的对手眼神极为凶狠。

    “你一个人?”熊镇语气冰冷的说道:“一直以来抓我们兄弟的人,是你吧?”

    比起冰冷,在张少阳面前,无人能出其右,只见张少阳迎着熊镇的目光说道:“收拾你们,我一个人就够了,至于你说的事情,不是我,但是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对于隐形英雄抓捕山匪的事,张少阳听管家说起过,本来也不知道是谁,但是当听到管家说每次都是一头牛压着一串土匪去官府的时候,张少阳便知道那一定是林战和大胖。

    “不管是不是你都不重要,本来我是要去杀你爹的,不过既然你来了,那就拿你先开个刀。”熊镇心想自己可能不是张青山的对手,这倒好,自己儿子送上门来,如果拿下张少阳做了人质,那想要杀张青山不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那就拿刀吧。”张少阳冷冷的说道。

    话音刚落,熊镇还没出手,一旁的二虎突然间抽出身后一个小土匪的刀便朝着张少阳冲了上去,嘴里叫喊着:“臭小子,一年前败给你,今天非要把你剁成肉泥!”二虎被打败后一直咽不下这口气,一年以来几乎也是窝在山寨里修炼自己,为的就是亲手将张少阳和林战二人送上西天,找回自己的面子。

    熊镇看二虎突然冲了上去也没有拦着,也没有一同出手。二虎也是有灵力的人,况且修炼了一年体格和灵气都进步了许多,熊镇想看看张少阳有胆子一个人上南山,又口出狂言,究竟有什么本事。

    张少阳看二虎带着灵气冲向自己,实力比一年前的时候有所提高,不禁嘴角上扬微笑起来,对于张少阳来说,已经憋了一年,他太需要和活人比试了,而且是要和有灵力的活人比试。

    心想着,张少阳也兴奋起来,双腿一发力,朝着二虎也冲了上去。二虎一看张少阳也冲了过来,抬起手上的刀用尽全力朝着张少阳劈了过去,张少阳脚步一个用力,整个身子向另一侧弹开,避开了二虎的刀锋。

    咔~地面被二虎一刀劈裂掉一大块。

    “进步不小嘛。”张少阳戏谑的说道,伴随着话音,人也从另一侧飞向二虎,二虎由于刚才那一刀用力太猛,想要收回来朝着张少阳横砍过去,但刚提起刀,张少阳已经到了自己面前。

    砰~二虎感觉到自己腰部被戳了一下,正是张少阳的双指,随即一阵疼痛从腰部蔓延开来,人也顺着张少阳的指力倒退了两三米,勉强用手中的刀撑住了身子。

    “怀念吗?”张少阳站在原地伸出双指微笑着对二虎说道,“看来你的进步也不大嘛,体格还可以,就是脑子~”

    二虎听着张少阳的侮辱,神情变得越发的凶狠,拔出身后的刀便朝着张少阳再次冲了上去。

    “没有别的招了吗?就只会蛮力。”张少阳不屑的说道,正想再来一指将二虎的腰再次打坏,正要出手,突然间感觉到身后有光传来,转头一看,一个人头大的火球已经快要贴到自己的脸,赶忙侧身躲开,火球贴着张少阳的发丝飞了过去。刚躲开火球,二虎的叫喊声也从身后传来,张少阳赶忙一个跳跃从二虎头顶飞了过去,落在了二虎背后不远处。

    张少阳站起身,才发现自己站在那个火球和二虎中间,火球悬停在空中,像是被人操控着一样,张少阳不禁眉头皱了一下,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到火灵术,以前只是听到过,感受不到它的神奇,如今第一次亲眼见到,张少阳先是有些惊讶,惊讶南山上竟然有会火灵术的人,随即深邃的眼眸像是被吸引了一样,失神的盯着悬停在空中的火球,眼神中满是火球的样子,张少阳感觉火球的光有一种无形的吸引力,那是力量的吸引力。

    张少阳看到了力量。

    “怎么?怕了?”熊镇看张少阳正愣神的盯着自己的火球,以为是张少阳害怕了,随即不屑的说道。

    熊镇的话让张少阳回过了神,转头看着他说道:“看不出来,你竟然会火灵术。”随即又回头看了一眼火球嘲讽的说道:“不过,你这个火球,还没有我家厨子做饭时升的火看着有威力。”

    熊镇听到张少阳对自己的嘲讽,不作言语,双手一扬,顿时间山寨中升起了十几个同样的火球,随即大手一挥,十几个火球便冲着张少阳飞了过去,二虎见状,心想这还杀不了你,也提着刀朝着张少阳冲了过去。

    张少阳见状,知道自己站在中间会变成靶子,随即向山寨外做了一个翻越,停住身子后突然抬头,眼神犀利的看着向自己飞来的火球以及冲向自己的二虎,在第一个火球快碰到自己的时候突然抬手,顺着二虎冲来的方向一挥,只见张少阳挥出的胳膊像是带出了一阵风一样,快要碰到自己的火球顺着张少阳胳膊的挥动改变了飞行的轨迹,转过头朝着二虎飞了过去。

    二虎没想到张少阳挥了下胳膊会改变火球的飞行轨迹,面对飞向自己的火球,先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即想侧身躲开,不过二虎体格庞大,没有张少阳那么灵巧,紧躲慢躲火球还是砸在了自己腰上,看来自己的腰已经不能说是弱点了,应该叫缺点。被火球打中后,二虎重心一个不稳倒在了地上,腰部的衣服也被火球点燃,二虎赶忙趴在地上蹭了几下,火焰才熄灭掉。

    而张少阳面对其他飞向自己的火球,也都纷纷用了同一招,用风灵的力量改变了所有火球的飞行轨迹,顿时十几个小火球都调头飞向了熊镇和一帮小土匪,小土匪们见状纷纷找位置躲避,乱作一团,顿时间山寨中惨叫声,哀嚎声四起。熊证倒是不慌不忙,在一个火球快要碰到自己的时候突然用手生生去挡,火球在碰到熊镇手的一瞬间便化成一团烟飞向了空中,只是当自己回头看时,身后的小弟们都躺的躺,倒的倒,站着的也都忙着在给着火的人灭火。

    熊镇顿时一阵怒气上来,抬起一掌向张少阳冲了上去。张少阳见状,心想不用火灵术竟然要和自己贴身,这不是傻了吗?不过心里想着,手上也不含糊,抬起手指便迎了上去。

    就在张少阳和熊镇手指碰到手掌的一瞬间,像是风迎向了火焰一样,二人的手指和手掌触碰的地方竟然冒出了白色和红色的光,侵染了周围的空气,在这空气之中可以看的到灵气的流动,熊镇和张少阳的灵气交织在一起,像是在对抗的样子,看谁可以将谁吞没。

    “让你尝尝我的火云掌。”熊镇咬着牙说道。

    林战渐渐感觉到手指处有些吃力,似乎熊镇的灵气力道更大一些,自己本以为对方只是普通带有灵气的一掌,心想和二虎是一个路子,没想到这比自己想象的要厉害,张少阳眉头紧锁,死死盯着二人掌指交接的地方。

    这时,一旁的二虎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张少阳和熊镇的对峙,心想你这下肯定躲不开了,也顾不上地上的刀,提着拳头就朝着张少阳轰了过去,张少阳见状,知道这一下自己躲不开了,不过看这样子接二虎的拳头总比接熊镇的掌要好接受一些,随即突然发力,将熊镇的灵气逼退了一些,同时也硬接到了二虎的轰拳。

    噗通~张少阳倒在了地面上,单手扶着被拳头砸到的胸膛,嘴角有鲜血渗出,二虎这一拳用尽了全力。

    二虎看着倒在地上的张少阳挑着眉说道:“我也问问你,怀念吗?”一年前的比武上,熊镇也是这样一拳将张少阳打倒在地上。

    只见张少阳站起身来,扑哧一笑,对着二虎突然神情一变,邪魅的说道:“看样子,我的确进步了很多,这一拳,不怎么疼呢。”

    “嘴硬。”熊镇说道,随即和二虎二人对了个眼神,两人一同朝着张少阳攻去。

    张少阳看着二人,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随即突然捏紧双拳,身旁的空气流动突然加快起来,头发也随着空气摆动,随即突然脚步发力,突然出现在熊镇和二虎两人面前。

    “好快!”熊镇表情讶异的说道,赶忙出掌攻向张少阳,二虎也跟着出拳。不过张少阳更快一些,还没等二人反应,张少阳的双拳已经打在了二人身上,将二人打飞。

    熊镇还好些,在空中转了个身落在地上,单手扶着腰腹,二虎则是结结实实的砸在地上,将地面再次砸裂,腰部的疼痛变的更加难忍,一时半会应该是爬不起来了。

    “你还是用你的火灵术吧。”张少阳语气冰冷的说道。

    熊镇眼看自己的身法不如对方,也只能用火灵术,随即向后一跃,停在距离张少阳十余米的地方双手一合,顿时手掌中间出现一抹红光,顺着熊镇的脚下出现两条火蛇,朝着张少阳冲去,张少阳赶忙一个闪躲避开,只是那火蛇如同长了眼睛一样冲着张少阳的落脚点再次袭去,张少阳做了几次闪躲之后发现不是办法,随即蹲在地上一个横扫,想改变火蛇的轨迹,只是那火蛇在偏离了路线之后又能迅速再绕回来。这时,张少阳眼睛瞟到了躺在地上的二虎,赶忙一个跳跃,结实的立在了二虎的肚子上,火蛇才停止了攻击。

    只听脚下传来了一声闷哼,二虎这次是肯定晕过去了。

    “没用的。”熊镇说道,随即大手一挥,一旁的点火台升起了数十个小火球火球,随即这些小火球又汇集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大火球,朝着张少阳飞去。

    张少阳心想这次是躲不开了,便想用尽全部灵气硬接住熊镇的攻击。

    哞~

    就在这时,山寨口的黑暗处突然传来了一声牛的叫声,紧跟着传来了牛蹄的奔跑声,熊镇转头看去,映着月光,只见一个牛的轮廓慢慢出现,牛背上还坐着个人,只是这头牛奔跑的速度太快,像头疯牛一样,牛背上的人影看不清楚是谁。

    “不好。”熊镇暗说一声,只见那大牛进了山寨后完全没有停住的意思,反而跑的越发的凶猛,越过地上的火蛇顶着牛角便朝着自己冲了过来,就快要撞到自己,熊镇一咬牙,对张少阳的攻击只能作罢,赶忙收手向一旁躲开,悬停在空中的大火球也砸落在了地面上,引燃了一片地面。

    熊镇是躲开了,身后的一帮小兄弟就没那么好身手了,刚被火球砸伤还没缓过劲儿,紧接着便出现一头大牛冲进了人群,顿时间土匪群们逃的逃,散的散,脚步慢一点没躲开的直接被顶飞十余米。

    大牛跑过的路径上扬起了巨大的灰尘,一时间山寨大院灰蒙蒙的,看不清楚谁是谁,不过当张少阳看到大牛出现的时候,便已经知道牛背上坐的人是谁了。

    “不好意思啊各位,我驾驶技术还不熟练,不过我是专程来碰瓷儿的。”灰尘散去,只见一个胖子坐在牛背上笑嘻嘻的冲着周围倒下的人说道,随后胖子抚摸了一下牛头说道:“还是那么给力,回头给你加餐,把你养的跟我一样胖。”

    哞~大牛再次叫了一声,似乎是在回应胖子的表扬。

    熊镇被突然出现的大牛搅的有些懵,看着牛背上的人恶狠狠的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胖子抬起头笑着对熊镇说道:“怎么,不认识我倒罢了,这头牛不认识吗?抓了你们那么多弟兄。”

    熊镇听了胖子说的话,再看了一眼大牛,气的直咬牙,眼睛里似乎都冒出了火光。

    胖子可不管这些,扭过头看着张少阳说道:“好久不见。”

    张少阳看了一眼胖子,面无表情的从二虎身上走下来,没有说话。

    牛背上的胖子自然是大胖,面对张少阳的冷漠,大胖也早都习惯了,没有生气,反而是调侃道:“一年没见,还是老样子,只不过我说张少阳,你真的长的好帅啊,你一天都吃什么呢,怎么这么帅呀,给我也说说,我回去补补,看还来得及不。”

    面对大胖的叨叨叨,张少阳显然是没有耐心的,张口问道:“你一个来的吗?”

    张少阳心想,既然大胖出现了,那另一个应该也快了。

    “当然不是。”山寨的入口处传来了一个少年的声音。

    寻声看去,只见一个少年的轮廓慢慢映了出来,随后少年从黑影中走出,嘴里叼着根草,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