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少阳看到少年的出现,嘴角微微抖动了一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和大胖一起上山的林战。

    林战走到院子中间,转头看了一眼张少阳,顿时张着大嘴惊讶的说道:“我靠,你现在也太帅了吧。”说完又迅速恢复镇定的样子甩了甩自己的刘海说道:“其实我觉得我也很帅,一年不见,你是不是也这样觉得呀?”说完还冲张少阳抛了个媚眼。

    张少阳暗叹一口气,心想过了一年还是老样子,不禁觉得有些烦。

    林战看张少阳不说话,也没说什么,只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张少阳,看到他身上有伤,再看了看一旁凶神恶煞的熊镇,挑衅的说道:“呦,怎么灵溪镇第一灵童连个山匪都对付不了,看来这过了一年你的灵力没长进多少嘛。”突然间林战注意到地板面上有两条长长的火蛇,看着熊镇说道:“这什么?大半夜的在山上玩儿火,你当土匪当傻了。”

    熊镇本就被接二连三出现的人搞的十分愤怒,一听到林战的嘲讽越发的恼怒,大喝一声,地上的火蛇突然动了起来,朝着林战袭去。

    林战是真的以为地上的火焰是被点起来的,直到火蛇动起来才发现这是灵术,赶忙像张少阳之前一样左右闪避起来,但怎么闪避火蛇还是会追着他不放,躲避了几次后林战烦了,对着一旁一动不动的张少阳说道:“傻站着干嘛,帮忙啊!”

    “看来你也对付不了嘛。”张少阳淡淡的说了一句,便提腿朝熊镇飞了过去。熊镇一看张少阳朝自己冲了上来,无奈只能收住火蛇,赶忙用火云掌接了张少阳的一脚,双方刚拉开,熊镇便听到身后有牛蹄声,刚一回头,便被大胖的牛结结实实的撞在了胸膛上,倒在三人中间。

    林战走上前骂骂咧咧道:“你妈没教过你,不要玩儿火吗?话说这灵术看起来确实很厉害啊,憨批,你要是愿意教教我,小爷我说不定一高兴,就把你放了。”

    大胖在一旁听到林战的话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这样以后做饭就不用生火了。”

    熊镇一直以来当土匪是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而且羞辱自己的还是看起来乳臭未干的三个小子,熊镇的怒火已经点燃到了极点,再扭头一看自己山寨的兄弟倒得倒,伤的伤,还有几个早已趁没人注意跑掉了,不禁心灰意冷,心想难道自己真的要送命给几个臭小子。

    那自然是不能忍的。只见熊镇突然眼冒火星的看着林战说道:“死我也要让你们当垫背的。”说完突然坐了起来,围绕着身边冒起了一人高的火墙,林战三人见状迅速向后一撤拉出距离。

    “什么玩意儿,要表演杂技吗?”林战嘲讽道。

    熊镇在火墙中间没听清林战说什么,但他也不在乎,此时的熊镇只想烧死面前的三人,而他心里想的,正是与三人同归于尽。

    只见熊镇突然大喝一声,身旁的火墙灭了下去,与此同时,山寨中的点火台纷纷升起了几十个小火球。

    “没用的。”张少阳冷冷的说道,对他来说,躲避这些火球太容易了。

    此时,熊镇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邪笑,随即大手一挥,火球动了起来,只不过不是朝着林战三人,而是向山寨内四散开来,火球砸在地面,房顶,将山寨瞬间全部点亮。

    林战一看不禁大笑起来,说道:“我说熊大哥,你是瞎了吗?小爷我在这儿呢,你这是往哪儿砸呢?”

    熊镇没有搭理林战,喘着粗气再次升起几十个小火球,同样的朝着寨子四散开来,释放完后突然像泄了力一样半跪在地大口大口的喘者粗气。

    林战一看笑的更止不住了,大胖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张少阳环视了一圈四周,突然觉得不对劲,寨子里的小火焰经过一段时间的燃烧,火势大了起来,火焰接住了火焰,眼看就会变成一片火海,赶忙打断了林战和大胖二人:“你们两个傻子,他这是想把寨子整个烧掉,让我们逃不出去,这是打算和我们同归于尽。”张少阳说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着正在邪笑的熊镇。

    听张少阳一说,林战才反应过来,赶忙说道:“我靠,那还不赶快跑。”对林战来说,现在的火势还根本不足以拦住自己。

    林战刚想拔腿向寨子外跑,熊镇突然跪在地上说道:“跑哪儿去?这样的火势,如果没人管,会将南山整个烧成荒山,你们会不管?不跑也行,陪我死在这儿。哈哈哈哈。”

    林战一听,回过头咬着牙看着熊镇,也不知道说什么,心想早知道刚才在熊镇施灵术的时候自己就应该上去了结了他。

    “怎么办战哥!?”

    大胖坐在牛背上焦急的问道,此时大牛也开始有些慌张,不停的左摇右晃起来。

    怎么办,林战心想,突然间发现张少阳走到了自己身边,林战抬头看着张少阳深邃的眼眸和淡定的表情说道:“都这会儿了你还是这个表情。”

    “一年过去了,灵力修炼的怎么样了?”张少阳自顾自的问道。

    林战一听不禁感到头大,怎么这个节骨眼上张少阳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心想现在该想的不应该是跑或者不跑吗?如果要跑就赶快,不跑就得想办法灭火,但自己着实想不到办法。

    即便如此,林战还是对张少阳回道:“那是相当可以的,对付你肯定是没问题。”即使再焦急,林战还是不忘怼张少阳两句。

    “让我见识见识。”张少阳说道,说完便向另一边走去,走了约莫十米后突然停住,然后坐在了地上。

    “哦!”林战突然恍然大悟,立刻跑到山寨大厅前的楼梯上,也坐在了地上。

    大胖一看林战和张少阳这样子,眼珠子都快惊掉了,大喊道:“不是在想办法吗?你俩怎么坐下了。”

    “这就是办法!”林战回道,随即闭上了眼睛。

    “感灵!”大胖大叫道,原来如此,林战和张少阳二人修炼的同为风灵,他们是想通过聚集灵气来灭火。

    突然间,大胖突然意识到什么,忙对着林战大喊道:“战哥,你知道要是风力不够大,火势会变的更猛吧!”大胖是担心如果火吹不灭,会直接烧到山里,到时候就连想逃跑都没有办法了。

    “我当然知道!张少阳!”突然间,林战大喊了一声张少阳的名字,顿时两人同时大手一张,以林战和张少阳为圆心向两侧喷出了一道强气流,连地上的灰尘也跟着扬了起来,大胖被扬起的灰尘蒙的张不开眼睛,只有熊镇死死的盯着被气流吞噬过的寨子。

    灰尘散去,大胖张开眼睛,顿时露出了喜悦的表情,只见山寨的火焰几乎已经被全部熄灭了,只剩零零星星的一点点,大胖赶忙让大牛去将这些余烬踩灭,再回头一看,林战和张少阳二人都喘着粗气半摊在地上。

    林战和张少阳的确是用尽了全力,此时二人的气力都有些虚弱。

    再看熊镇,此时的熊镇一脸的生无可恋,自己本想烧掉寨子和南山,让林战和张少阳无处可逃,但再看眼前的废墟,心里感到一阵的绝望。

    不过片刻后,熊镇又露出了熊狠的目光,看着摊在地上的林战和张少阳二人说道:“看来你们也不行了啊。那就去死吧。”

    说着,熊镇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从余烬中升起了数个小火球,然后小火球又交汇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大火球。熊镇是想趁着张少阳和林战恢复气力的时间里杀掉他们。

    大火球汇集好之后便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林战缓缓飞去。

    林战正喘着粗气,突然抬头看见余烬上方的大火球,愣住了。

    这,不就是梦到过的那个火球吗?林战梦中的场景再次出现,林战仿佛又看到了奔跑的双腿,以及抱着自己二人的对话,摇晃的虎符……

    “战哥!”大胖看林战愣在原地没有动弹,赶忙叫道,只是林战仿佛没有听到一样,大胖赶忙飞奔过去,一把扑倒林战,大牛也跟着挡在二人面前,大火球眼看就要吞噬掉二人。

    嘶~一阵凉风吹过,大胖只感受到火光,但片刻没感觉被灼烧,缓缓的睁开眼睛一看,大火球正悬停在二人不远处的空中,晃动了两下,然后落在了地面上,再次点燃了一片地面。

    大胖缓了口气,回头一看,只见熊镇正对着自己,面部的表情极其痛苦,片刻后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也倒在了地上,应该是一命呜呼了,而细看熊镇的脖子,可以看到脖子上扎着一片树叶。

    树叶是张少阳扔出去的,迫在眉睫之际,张少阳顺手捡起了一片树叶带着风灵射了出去,熊镇没有注意到,正中脖子。

    三人惊险还生。

    大胖看没事了,赶忙拍打着林战的脸想叫醒他,但怎么拍也没什么反应,此时大牛突然冲着林战叫了一声。林战像被惊吓到一样蹭的从地上跳了起来,惊恐的看着大牛。

    “什么情况!?”林战问道。

    “战哥,你刚才怎么愣着不动啊,你差点被火葬了。”大胖靠着大牛说道。

    林战这才想起来刚才见到大火球想到了自己的梦,赶忙回过头想问问熊镇是怎么回事,扭头一看,熊镇已经倒在了一片血泊中,断了气。

    林战盯着熊镇的尸体看了半天,抿了抿嘴,叹了叹气,没说什么,径直走向一旁坐在地上喘气的张少阳。

    “还能走吗?”林战走到张少阳身边问道。

    张少阳斜着眼睛看了一眼熊镇,没有说话,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说道:“你们怎么会来?”

    大胖走上来笑着说道:“我们本来是要去我家的,到贫民营口的时候突然看到山上有火光冒出,战哥觉得不对劲,非要上来看一眼,没想到你竟然来找熊镇单挑了,我说张少阳,你也真是可以的,再是灵童也别单枪匹马就上了呀。怎么样,我们俩救了你你打算怎么谢我们。”

    “你们不来,我一样可以干掉他。”张少阳恢复了气力,语气也变得像往常一样冰冷。

    “切~”林战在一旁不屑道。空气突然变的安静起来。

    大胖意识到了这一点,赶忙说道:“其实我还好,但是看你们俩都受伤了,要不~去我家上点药?下了山走段路就到了,很快。”

    林战和张少阳二人相视看了对方一样,各自露出了冷漠和不屑的表情,随即同时扭过头朝着山寨外走去。

    “哎!等等我呀,那是去我家!大牛快。”

    三个人和一头牛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山寨的入口,没入了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