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 > 玄幻小说 > 万界以爱情公寓为根本 > 第二章 入住爱情公寓与系统觉醒。

清晨,初升的太阳透过树叶的缝隙,撒在翠绿带有水珠的草地上,熠熠生辉。

肉眼可见的雾气,在清风的帮助下,穿梭在林间,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条条光路。

光有痕,风有相。

张健康在林间的小道上缓慢的小跑着。

在微凉的早晨,他穿着高领长袖灰白色的棉质运动服,同样灰白色的棉质围巾护住了脖子挡住了嘴鼻,仅仅露出了一双带着暖意和温和的眼睛。

偶尔几个同样晨跑的行人穿着短袖体恤从张健康身后跑过时,回头看张健康,都会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早!”

一个晨跑的人跑到张健康前面后,回过头来对着张健康热情的打了一声招呼后,便熟练的跑开了。

这个公园就在他们小区旁,所以来晨跑的大多是他们那一个小区的。

久而久之,大家对这个每次都包的像个粽子,跑的极慢的邻居年轻人都有所了解了。

所以大多数人都不吝啬对他这种人付以善意。

张健康在围巾下露出一个别人看不见的微笑,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了,慢慢停了下来,微喘了一口气后才对着已经远去的行人背影回应着道。

“早啊!”

行人没有回头,挥了挥手后逐渐跑远了。

“呼”

“今天两圈就好了。”

张健康看着已经消失在公园转角的邻居,心里这么想着。

他不能有太大的运动量。

转身走出了跑道,走到鹅卵石铺就的步行道上,慢慢往回走着。

期间又一次的遇见了跟自己打招呼的那位邻居。

互相微笑着挥手示好后,邻居继续保持着自己的呼吸节奏慢慢跑远了。

回到自己的公寓,张健康喝了一碗在火上保温着的青菜粥和一个鸡蛋的蛋白。

接了半壶水在火上烧着,张健康把自己的水杯拿了出来。

从自己的茶叶罐里数出来20片绿色的茶叶放在了水杯里。

把碗筷放进了洗碗池,等了一会,把刚冒的开水倒进了水杯,把盖子拧好,把水杯放在了一旁。

其余的开水张健康加了一点凉水调好了水温后把碗筷清洗干净放进了柜子里。

把一切都打理完了。

张健康背上了自己那不大的黑色背包,里面有两套换洗衣服。

水杯按例放在了背包旁边挂着,把两个垃圾桶里的垃圾袋打包好,提在了手里。

毕业半个月了,张健康天天在找着爱情公寓的所在。

但可能是因为剧情还没开始,一直找不到。

直到一星期前张健康在曾小贤的广播里听到了他朋友的婚礼消息后,过了几天才找到了这个改名成爱情公寓的小区。

他已经打电话联系好了爱情公寓下属住户委员会的主席,一位热情的阿姨,今天去看房间。

要是合适的话,张健康以后估计就在公寓里等死了,希望能活到爱5。十年嘛,努努力应该有机会。

垃圾拿在手上,出门把门反锁好,钥匙放在了背包里。

就算以后都住在爱情公寓,张健康也不打算把自己的公寓出租或卖出去。就算都在魔都,且隔的有些远,张健康也想有个独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

路过垃圾箱时,随手把垃圾袋丢了进去,猪吃的和猪不吃的分开丢。

打了一辆出租车,报出了爱情公寓的地址后张健康便安静的坐在后座看着窗外风景。

早上8点过。

金黄的阳光耀眼但不炽热,照射在高架下世界,驱散了黑暗,渲染了世界。

还没等到上班早高峰的来临,张健康便已经来到了爱情公寓小区的门口。

付了车费,向司机师傅道谢以后,张健康便背着背包下了车。

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张健康拿下水杯喝了一口茶水,把水杯继续挂回了背上上。

接着从裤包里掏出了自己的洛基亚,拨打了一个备注着“爱情公寓负责人”的电话。

等了半天,电话才被接通。

电话里传来对面还没有睡醒的打呼声,贱笑声。

“呵呼!呵呼!呵呼!哼哼!”

“喂,您好!我是约好来看房的租客。”

……

“喂!”

“喂!”

“嗯,对,我已经在小区门口了。好的我自己进去,3号楼6楼对吧。”

“好的,我这就把电话给门卫大爷。”

张健康歪过头,看着坐在一旁,穿着白色背心,军短裤,人字拖翘着二郎腿的大爷。

拿着自己的手机,慢慢的走进这位大爷,在大爷那警惕的眼神中,张健康把自己手中的洛基亚手机双手递到了大爷面前。

“您好!您就是门卫张大爷吧?我是来租房的,这是你们公寓下属住户委员会的副主席的电话。”

……

大爷将信将疑的接过了电话。

“喂诶,谁呀?”

……

大爷把手机递回给了张健康,脸上的警惕已经变成了,善意的微笑。

引着张健康慢慢悠悠地从门卫室进了小区。

“小伙子,一表人才啊!住进来以后有么子事都可以来找大爷,大爷都能帮的都帮你办到……”

“你要去3号楼对吧,往那边走,第二栋高楼就是了。”

大爷一直和张健康走了数百米,直到看见他说的那栋高楼3号楼后,才指着路给张健康后,往后走了。

张健康对大爷轻轻鞠了个躬,道了个谢。目送大爷走出数十米后,才转身向着那栋3号楼走去。

坐上电梯,转眼就到了六楼。

打开电梯门,一位穿着长颈鹿睡衣的男子正在电梯门口晃悠着,双眼紧闭,双手平举。

看电梯门打开,便向着张健康走来了。

这突然的举动,差点把张健康的心脏病都吓发作了。

对眼前人身份有所猜测的张健康指着来人身后,大吼一声。

“看,林志玲!”

“啊,林志玲?我的小玲在哪里!”

面前人突然醒了过来,也没看张健康,就顺着张健康所指的方向跑了出去,边跑还边吼着。

张健康在电梯里左手撑在电梯门上,保持自己的平衡。

右手按着心脏,缓缓的深呼吸,慢慢的支撑着走出了电梯。

“好家伙,差点给老夫送走了……”

张健康看着那在窗口左晃右跳的猥琐身影,心里感叹。

“还好自己练过。”

张健康双手托天下沉,在胸前虚按了下去,做了一个去收势,缓吐了一口气才上前去打断曾小贤的沉浸式表演。

“您好!请问你就是爱情公寓下属住户委员会的副……妇女主席吧!”

张健康故意说错的对着眼前的人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