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红楼之挽天倾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这个……就挺好的

天香楼中

听着那婆子说的话,湘云苹果圆脸儿上的笑意就是一滞。

彼时,贾母也将目光从远处投将了来,看向那婆子,皱眉道:“这离过年还有段儿工夫,怎么这般急着唤人回去?”

那婆子就道:“老太太,来人说云姑娘小住也有几个月了,不能一直在这儿叨扰亲戚,没这个道理。”

贾珩在一旁端起茶盅,抿了一口,看向贾母。

湘云脸色暗然,抬头看向贾母方向。

贾母这会儿倒不言语了。

并非贾母不能强留,只因毕竟是自己娘家,这已是来唤了第二次了,一直强留着也不是办法。

探春拉着湘云的手,少女俏丽玉容上现出无奈,道:“珩哥哥,你看云妹妹不在这儿多住几天。”

这时,众人都是将目光投向贾珩。

黛玉轻声道:“珩大哥呢。”

方才时常拿湘云打趣,但黛玉却其实比谁都关心湘云,而也只有湘云时常反过来拿黛玉说笑。

贾珩想了想,看向贾母,朗声道:“云妹妹回去也没什么事儿,老太太不妨留着云妹妹在这儿过年罢,姐妹们倒也热闹一些。”

保龄侯史鼐和忠靖侯史鼎,一个在鼓勇营任都督,一个在振威营都督同知,二人均是挂领着一份俸禄,恰恰是京营此次整顿的对象。

他如果亲自下帖,这两位能给他多少面子,其实也难说。

主要是留下湘云,他完全没有合适的理由。

反而是贾母如果留湘云过这个年,说见着娘家人倍感亲切,因是长辈喜欢儿孙辈,史家兄弟倒不好说什么。

也就是说,贾母是有这个权力的。

但看贾母的意思,似乎有些犹豫,许是担心受得娘家之人的埋怨。

而他……除非史家兄弟有求于他,否则纵然是他下了帖子,也很大可能不给他面子。

事实上,一等云麾将军也好,三等云麾将军也罢,只要未入公侯伯超品,都难以算上顶尖勋贵,因为就不在五等侯之列。

他如今的强势,完全是寄托在天子的信重。

赐天子剑,命之以生杀之柄,这种信任度,无非是在将他以及他手下的果勇营作为节制京营的最后一道保险。

甚至他怀疑,是不是因为他表现而出与王子腾的貌合神离,这才给了天子剑。

这才是天子让他随身悬配天子剑,潜藏在背后的真正用意!

以天子剑,领五城兵马司,必要之时节制京营王子腾部,拱卫皇权。

这是铁杆儿帝党的角色定位。

“所以,现在才哪儿到哪儿?功名之路,也不过刚刚启程罢了,离权倾天下尚早,建功立业之地……还是东虏。”

贾珩目光深深,心绪起伏。

贾母轻笑了下,赞同道:“那留云儿在这儿过年罢。”

说着,打发那婆子折身回话。

湘云闻言,面露欣喜,感激地看着贾珩和探春。

众人重又说笑起来。

及至未申之交时分,贾母神色倦了一些,恰这会儿温度也下降了一些,贾母就说回西府歇着,王夫人、李纨、凤姐、薛姨妈只好随着一同回去。

倒是留下宝钗、黛玉、迎春、惜春、湘云、探春在秦可卿以及尤氏、二姐、三姐儿的招呼下,找了个投壶的游戏,大家一起玩闹着。

有湘云这个开心果在,欢声笑语不停。

秦可卿也玩了一会儿投壶,鬓角带汗,如芙蓉花芯的脸蛋儿,白里透红,愈见娇媚动人。

这边儿秦可卿拉着香菱的手,唤着一旁的贾珩,笑道:“夫君,你看这孩子眉眼,她们都说和我有几分像,我瞧着也像。”

贾珩抬眸看向向香菱,点了点头,道:“是有一点儿像。”

这就好比龄官儿像黛玉一样,眉眼气质多少有些像。

“说来后世某版红楼梦就有所谓黛玉组、宝钗组之言,记得晴雯就是黛玉组的,而宝钗的扮演者,一开始扮演的是紫娟。”贾珩清冷的目光打量着眉心一点儿米粒胭脂记的女孩儿,一时间思维竟有些发散。

香菱被目光注视着,尤其是贾珩的目光,螓首紧紧垂着,似有几分局促。

贾珩叹了一口气,看着怯弱的小姑娘,目光也见着几分怜惜。

这样一个小姑娘,如果让薛大傻子糟践了,特么的……

宝钗在一旁看着,温声道:“香菱。”

“姑娘。”香菱低声唤着,呆弱的小脸上,像极了无助之中寻找“妈妈”的孩子。

秦可卿宛如海棠妍美的玉容上现出笑意,温声道:“这孩子,我看着打心眼里喜欢,夫君,你说不若我认她做个干妹妹怎么样?”

贾珩怔忪了下,笑道:“这个就……挺好的,只是终究是薛妹妹的丫鬟,也该问问人家的意思。”

暗道,方才他还在纠结如何拯救这香菱,不想可卿转念就解决了这个麻烦。

比起他去爱屋及乌,自家妻子可卿以这种容貌相似的借口,简直是神来之笔。

事实上,贾珩并不知道,其实是他刚刚看香菱几次,目中时不时流露出的怜惜与思索,为秦可卿捕捉到。

秦可卿一见贾珩如此说,心头了然,笑道:“倒是我唐突了,不知薛妹妹是怎么个意思呢?”

宝钗轻笑了下,道:“珩大奶奶认香菱为妹妹,自是她的福分,香菱还不过来唤姐姐。”

这种事情,只要不蠢就知道怎么选择。

认一位少年权贵的发妻为干姐姐……

秦可卿嫣然一笑,道:“那可真是好了,我只有一个弟弟,还不曾有妹妹,一直盼望着,今儿个倒是一偿所愿了。”

说着,挽起裙袖,从一节白藕般的手臂上取下一个碧玉镯子,递给香菱,笑道:“初次见面,这个只当是姐妹相认的见面礼吧。”

香菱闻言,扬起一张柔弱楚楚的小脸,看着那笑意盈盈,目光温和的大姐姐,竟觉鼻头一酸,眼眶有几分湿润,纤弱道:“谢过珩大奶奶……”

秦可卿一见,倒真是起了几分怜惜,上前搂住香菱的肩头,柔声道:“好妹妹,别哭了。”

宝钗杏眸闪了闪,柔声道:“秦嫂子……这礼物太贵重了。”

秦可卿笑道:“这样的小姑娘,在家里不定是被父母如何宝贝,只是送个镯子,谈何贵重?来,香菱妹妹,我给你戴上。”

说到拿起香菱略显瘦弱的手臂,现出一截凝霜皓手腕,将玉镯子给香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