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亮剑之敢死营 > 第112章 敌人来了

陈山河的演讲被原原本本的记录下来,然后送到了总部。

顾秋干的,他太想让总部认同陈山河了,他甚至还认为自己跟陈山河的工作应该调换开来。

陈山河更适合干营教导员或者政委。

因为陈山河虽然说话不是很严谨,但是,听着很提气很热血,顾秋感觉比自己还要专业。

顾秋听进去了,老百姓也听进去了。

后来统计人口,开始分种子的时候,极其配合,所以分配起来速度快的很。

李云龙听到消息之后,专程快马从新一团团部跑过来,亲眼看着陈山河将8万斤的玉米种子分到每一条村的村干部手上。

8万斤啊!

就这么在他眼前被分出去了。

他也从不相信,开始变成相信。

陈山河忙得很,他忙着分配任务,看到李云龙来了,打声招呼,然后继续安排工作。

李云龙来看了一眼,确定了玉米的产量后,打了声招呼,喝了两壶凉开水,又快速的离开了。

因为他们都很忙。

收完了玉米,种完了冬小麦,在山西地界快要入冬了。

只要一入冬,天气凉起来,那就该是鬼子扫荡的时候了。

所以他们现在忙得很。

各种工作都要注意到,一个疏忽可能带来的就是巨大的损失。

比如陈山河,他现在安排着战斗小组进驻各村,去指挥当地训练民兵,指挥他们带着村民演练地道战术思想。

让顾秋以及几个指导员教他们如何给村民做工作。

“你们被派出去任务很重,村民老百姓的思想工作要做,民兵的训练工作也要做,还有地道战的战法,也要带着乡亲们一起训练。

要练无数次,等他们熟悉到一听到鬼子要来的消息,马上能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到地道里面进入临战状态。

一句话,要让老百姓看到并且感觉到地道战的作用和威力。

而且地道不只是要在村庄里面挖,也要扩展到田野里,扩展到山上。

因为种了冬小麦之后,就算老百姓们全部躲进了地道里,但鬼子找不到老百姓也会破坏田野里种植的冬小麦。

虽然快冬天了,也破坏不了什么,但理是这个理!

明白吗?”

陈山河仔细的吩咐他们。

差不多50名被派出去的骨干人员,一起站起来,大声保证:“营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送走了他们,陈山河才继续回到地图跟前。

顾秋坐到身边,看他皱着眉,知道他担心的是啥。

“放心吧!

大有乡里的鬼子有人盯着,其他乡镇通往大有乡的路也都有人盯着,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不用超过30分钟,咱们这里就能接到消息。

接到消息我们在应对就是了!”

话音刚落。

门外就快速跑来一个通讯员。

“报告营长,教导员,榆社县方向有消息树倒了,但倒的只有一棵树不是三棵树一起倒。

根据消息树倒的情况推断,来的只有一个排的人马!”

听到报告,顾秋马上站到电话跟前,榆社县方向,五六公里处有明暗哨,都通了电话,10公里处有消息树。

而现在顾秋等的就是明暗哨卡处的电话,具体是什么人有多少人,如果看到,肯定会第一时间电话回来报告。

顾秋等着电话,陈山河也没闲着。

他在地图上扒拉,榆社县,那是小鬼子的地盘,难道来的是小鬼子?

如果是小鬼子的话,按理说放消息树应该是放两棵树。

因为如果只放一棵树,那是一个排的兵力,或者一个排以下。

但如果是鬼子,小鬼子一般长途跋涉,最起码一个小队起。

小鬼子的一个小队比一个排人数要多,54人,战斗力又强,光是人数就已经差不多有国军两个排的兵力,再加上战斗力怎么说也得足足两个排啊!。

所以,陈山河给消息树定的规矩是,如果是日军,按一个小队以及以下算。

日军的一个小队等于晋绥军的两个排,所以如果是放消息树的话,碰到日军那肯定是放两棵消息树。

现在只有一棵树被放倒,那么,就只能是两个答案,一个是晋绥军,一个是中央军。

他们跟中央军没有交流,可是跟晋绥军又起过冲突,并且消灭了一个团。

这些人,要来他这干嘛?

从地图上看,榆社县方向,很明显不是,因为榆社县已经落入了日军手中,既然不是日军,那就不可能是真的榆社县来人。

既然不是榆社县来的人,那只能是再往北一点,那有个地方叫辽县,目前为止辽县的县城是晋绥军358团掌控着。

未来,如果历史不变的话,在辽县的郊外,有一位大人物会牺牲在那,从此辽县就改了名字了。

那么如果是那个地方来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晋绥军358团楚云飞派来的。

果然就在陈山河有了猜测之后,电话想起来了,顾秋还没拿起电话,陈山河已经有了猜测,来的一定是骑兵,最起码是骑着马的。

否则他们不可能那么快从10公里开外赶到五六公里处的哨卡。

所以,这次来的一定是晋绥军358团的大人物,可能是方立功。

“什么?358团团参谋长方立功?”顾秋拿起电话一听,听到前面哨卡传回来的消息,顾秋回头看向陈山河。

因为上次就是方立功把消息带回去,把药带回去之后,才会引来一个晋绥军的近卫团对根据地发起进攻,目的就是要抢夺这个药。

所以这次晋绥军358团这个参谋长方立功,想要再来就得看陈山河的意见是什么了。

陈山河能有什么意见?

他大方的很,反正又不是他吃亏。

“让他来的,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方立功很快到了,毕竟他带着一个警卫排的人都是骑着马的。

陈山河和顾秋迎出来,看的方立功下马,远远就笑着过来了。

“方长官,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一边说一边对着方立功敬礼,毕竟是上官,既然明面上说自己是一个营长,哪怕没有人承认,自己封的,也要遵守这个上下级规则。

方立功赶紧回礼。

“陈营长,方某是给你送钱来了!”

陈山河看着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鼓鼓囊囊的样子,笑了。

“方长官进院再说!”

然后领着方立功就进院了,顺便也明白了他来的想法和意思。

因为,这明晃晃的金条和红纸包着的大洋,就这么摞在他面前。

金条全是大黄鱼,一根一根的摆在他面前。

白花花的大洋,全是100一筒子,被红纸这么包着,从30来个警卫排成员身上拿出来,堆的跟小山似的。

方立功非常认真的解释。

“陈营长,你们这有这种神奇疗效的药品这个消息,并不是我们故意散播出去。

因为我们也担心,你们这有这种神药的消息被别人知道了,别人强取豪夺也好,拿钱买也好,会将我们的份额全给弄走。

因为按照逻辑来说,就算我们想故意泄露消息,也得等我们的份额到手之后再去干这种事。

更何况,我们根本就不会有人会做出这种事儿来,消息的泄露只是意外!

我这么说,不知道陈营长信还是不信?”

“方长官,这个我肯定是信的,但是你的来意,请恕我无能为力!”

陈山河苦笑的看着他们。

“方长官,不是我不卖,确实是这个药,现在不多了,目前为止,我手上也只有一箱了!

一箱也就百十来瓶,在我没有搞到新货源之前真不想出手,有钱都不想!”

……

“可是,在这之前不是有三箱的吗?”

虽然话已问出口,但方立功也明白,果然是被人先下手为强了。

陈山河苦笑说:“八路军最近跟鬼子拼的有点狠,伤员比较多,我就上交了一部分!

救治伤员去了!

所以自己就留下了一箱,以备不时之需,自用的,肯定不能卖了!

毕竟我们也要打鬼子,也是会有人受伤,或者阵亡的。

阵亡了就不用药了,但受伤的呢,总是需要药品消炎止痛,所以这一箱药我们拿来自用也就罢了!”

方立功满脸失望,但,他还是没有放弃。

毕竟这样的药,哪怕不能弄多了,弄上个几瓶以备不时之需。

最主要是他们这些当官的或者家里人,有什么病,也好药到病除不是!

所以刚想退而求其次,让陈山河匀几瓶出来,却没想到还没开口呢,陈山河就有点犹豫的说了一句。

“不过,卖点给你也不是不行,最主要是不知道下次还有多久才能搞来下一批药,现在越发的少了!

只有这么点了,如果分给你一半,那不能保证在我们这点药用完之前就能搞来新的药品!

麻烦啊!”

一看表情,一听语气,方立功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都是千年的狐狸,谁跟谁玩聊斋呢?